? 第94章 误入 - 孑渡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古言孑渡

第94章 误入

“她不在候府,会去哪里呢?”玟儿平静的对着竹堂主开口,二人纷纷从候府走出。

竹堂主先是沉默了片刻,突然间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便对着玟儿开口:“或许,我知道她在哪里”。

“你不能去······”竹堂主正要走的时候,却被玟儿一手给阻止,接着继续开口:“你是白无阁的人,你要是去了,她会杀死你的,你还是和飓一样暂时先回客栈吧。再说,这是我欠无姑娘的,无论怎样,我也应该要把话带到”。

“不。”竹堂主直接拒绝,接着笃定的开口:“在她眼里,你也一样是白无阁的人,要去的话我和你一起去,我不能看着你一个人去送死”。

“你们怎么能够忘了我呢。”不远处,飓的声音传来。

“你怎么也来了。”玟儿开口问着。

“好歹我们也出生入死过,你们要去冒险,也得带上我才是。”飓靠近了他们,接着凛利的开口:“她灭我族人,这个仇,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报的”。

“好,我们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玟儿笃定的说着,目光坚定。

此刻,临安一处偏僻的小树林里,候子荼在前方缓慢的走着,而身后跟着啊邺。

他们走着走着,候子荼便突然停了下来。

“你可是在找什么?”好一会儿,啊邺疑惑的问着,这一路跟来,啊邺并没有问些什么,只是默默的跟着,但看她这样不说一句话,啊邺倒是开始担心了起来。

她并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在四处打转,像是想起了什么。

“文彦哥哥,这么晚了,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呢?”

“嘘······别说话,我给你看样东西。”刚一说完,他就迅速挥手,那周边高高挂着的红灯笼瞬间就变得明亮了起来,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耀眼。

“哇······好漂亮。”她感叹着,看着那么多的红灯笼。

“呐,这些都是给你的。”他手里拿着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一大束睡火莲。

“这个花一年只开七天,这个季节早就过了,文彦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她既惊叹又喜悦。

“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

她笑着,接过那睡火莲,目光再次看像了那些灯笼,喃喃自语:“我就说嘛,文彦哥哥才不会忘记我的生辰”。

“你不生气了吧?”他讷讷的问着。

“好吧,看你这样煞费苦心,我就不生气了,不过,可没有下次了。”她嘟囔着嘴。

“好好好,我的好子荼,再也没有下一次了。”他宠溺的说着。

那是多年前,他们还不懂男女之情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才逐渐发展开来,渐渐的她就真的把他当做家人一样。

“啊邺······”候子荼只是突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啊邺应答着,看她久久都没有说话,实在是有些担心。

“很多年以前,他就是在这里送给我那一路的红灯笼。”候子荼只是平淡的说了一句。

啊邺当然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只得无奈的叹了叹口气,便轻声启口:“你要是想他,你可以······”。

“不。”候子荼摇了摇头,接着冷静的开口:“他人已经不再白无阁了,这几天,他不见踪影,我怀疑有人抓了他”。

“你是说有人想利用他?”啊邺开口。

“他为了我,自废内力,离开了白无阁,光凭着一点,我想,很多人都想抓他,以此来要挟我吧。”候子荼开口,目光露出了凶狠。

啊邺看着候子荼,突然开始不明白眼前的人,她既想杀了照文彦,又隐隐的开始担心照文彦的安危,这样矛盾的心里,又是为了什么呢,或许,这就是爱而不得吧,子荼······一直以来都释怀不了这里的一切。

菲牙已经在临安的街头游荡几天了,在这里,她没有相熟的人,也不知道该如何与这里的人打交道,她站在远处,看着那热腾腾的刚出炉的包子,自己的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却没有任何办法吃到它。

无奈之下,她只好松垮着肩,放弃了,继续游荡在街头。

似乎是撞到了什么,她一抬起头,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她喃喃着:“奇怪。”说罢,手便伸向前方,立刻感受到了一面墙,接着,眼前出现了一座房子。

她吓了一跳,立刻后退了一步,撞到了一位妇人。

“你干什么呀,没长眼睛呀。”那妇人埋怨着,手里的东西也落了一地,人也倒在了地上,好不容易站起来的时候,菲牙立刻抓着那妇人。

“这里突然出现了一座房子,你看。”菲牙用手指着,那妇人的目光也随之看去。

“姑娘,你是不是眼睛花了,这里明明什么都没有。”那妇人也不想再多说什么,赶紧捡起自己的东西就走,觉得似乎是遇到一个不正常的人了。

菲牙蹙眉,转过了身去,喃喃着:“明明就是有一座房子呀。”说着说着,就自己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里面很大,一进去,菲牙就看见了不少的假山和小树林,这里很是安静,看起来像是一处修身养性的地方,走到里出的时候,菲牙看见有温泉,那温泉还在时不时的冒着小泡,而在温泉的不远处,有一间房间,门是关着的,她感觉,里面似乎有人。

凭着感觉,她靠近了门口,用手指轻轻的推开了门,雅致的摆设呈现在菲牙眼前,而一走进去,菲牙就发现床边躺着一名男子。

那男子穿着黑衣,一座冰棺将他牢牢的包裹着,而冰棺的周围散发着寒气,但令人奇怪的是,那冰棺赤裸在外,竟然没有丝毫融化的痕迹。

菲牙靠近了那座冰棺,看着这个黑衣男子,喃喃着:“你······是死了?”。

疑惑了片刻之后,她用手指去触碰了那冰棺,立刻又缩回了手,后退了一步,碎碎念着:“好冷呀,不过,是谁把你放在这里的呢,看起来,你都这样了,应该是死了的”。

她想起来自己之前在孑渡偷拿过几朵珍贵的昙花,思前想后,不停在心底喃喃:“我要不要救你呢,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但看起你的尸体像是刻意被人保存在这里的,你应该是这里主人的很重要的人吧”。

“我知道失去重要的人的滋味。”菲牙喃喃着,然后靠近了那冰棺,便从怀里拿出了一朵精致的昙花,那昙花瞬间半悬在空中,菲牙目光一闪,那昙花立刻从冰棺蹿下,直到进入那男子体内。

“砰”的一下,那冰棺破碎,菲牙立刻后退。

好一阵子,菲牙才再次靠近,那男子只是静静躺着,并没有什么动静。

“奇怪,我这昙花虽然不比烙哥哥他们的要强,也不会把人变成孑渡的人,但我还是听初姑姑说过,最起码,这个还是有起死回生之效的。”菲牙看着这名男子,疑惑着,想了一阵子,便开口:“罢了,这也是你的命”,说罢,便走出了这间屋子,原本是想离开这里的,但路过温泉的时候,突然就停下来了。

“这里只有外面一处出口,会不会······”想着想着,她就靠近了那温泉,一个纵身便跳了下去。

等再次游出水面的时候,菲牙发现,又是另外一个地方了。

这里似乎是一座更大的宅子。

她靠上了岸,浑身湿漉漉的,疑惑的看着周围,偶然间看见几位丫鬟走过。

“你是谁······”那些丫鬟没有见过此人,便大叫起来,引得人越来越多,慌张之余,菲牙只好乱跑起来。

也辛亏这宅子大,否则,她还甩不开那一群人。

不过······,这里是哪里,为什么会连接那个地方?

走着走着,她一不小心就看见一位年长的男子在下棋,感觉对方下的听专注的,没有看见自己,菲牙本来是想静悄悄的回去。

“你是何人。”没有想到对方开口,却并未看她。

“额······”菲牙一时语塞。

“敢闯我白无阁,你的胆子也不小嘛,不过,小姑娘,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明帮主平静的开口,继续一个人下着棋。

“看来,他并不知道那池边可以通向的地方。”菲牙在心底喃喃,接着对着他开口:“一看您就是平时一个人下棋,这没有对手,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情,来吧,今天,我就陪你吧。”说罢,立刻就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坐了起来,拿起一颗白子就下了起来。

明帮主只是看了一眼这个小姑娘,再看看落下的那颗棋子,知道对方会下棋,便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下着棋。

而此刻,孟袭突然睁开双眼,猛得从床榻上去起身。

“这是在哪里?”一睁开眼,孟袭便疑惑的看着周围,立刻下意识的喃喃:“我不是被杀死了么?”想着,便走下了床榻,观察着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