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5章 第二百六十三话 一己之力是无法改变战局的 - 300英雄次元战争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轻小说300英雄次元战争

第305章 第二百六十三话 一己之力是无法改变战局的

“面对疾风吧!”

纳萨利克这边有一个看起来很快乐的剑豪,一边大喊着重复却不乏味的精髓台词,一边挥舞着他的御风剑术,格挡敌方斩击的同时在战场上大杀四方,异常活跃。不过下一秒他就被敌方的影从者从背后一脚踹进了防御塔底下,还来不及防御,刚喊出“面对”二字就被一拥而上的敌人给压死了。

生生死死乃兵家常事,似乎没有多少人对这位剑豪的死感到奇怪。

特别是在他的四点钟方向、距离不到五十米的地方——黑骑士Saber与他短暂地合作战斗,但是在他死去的时候,黑Saber只是瞟了一眼而已,看着队友死去,她没有任何想法,依然在用自己的方式斩杀敌人。除了冷酷的性格,她加入纳萨利克的时间也没多久,关系不熟,纳萨利克的成员死亡不会给她带来很大的冲击,她需要的仅仅是纳萨利克给她提供的魔力而已。

重新充满魔力的她终于不再需要节省了,为了拿到这场战争的最终奖励【圣杯】,她会全力以赴地斩杀敌人,其他人会怎么样都不关她的事。

轰——!

黑Saber放出了大量的魔力在这一次攻击上,释放出一道已经称不上是剑技的巨大斩击,黑色的魔力立刻吞噬了接触到的敌人,连灰烬都没有留下。

她的左右两边同时出现了Rider影从者,他们骑着高大的骏马,发起夹击攻击。黑Saber敏捷地躲过了两次攻击,快速挥斩两剑,骑兵的身体立刻变得七零八落,连人带马全部斩杀。

嗖!

连看都不需要,她向后一仰,躲过了伺机偷袭的弓箭,再踮起脚尖,做出连续的闪避动作,不论多么精准的射击都只能从她的身边擦过。明明她的甲胄充满了残暴的戾气,可她的动作看上去却像是一场美到无法言喻的高贵舞蹈,显得游刃有余,说是闪避,更像热身运动。

轰!

看准了机会,黑Saber一剑掀起了巨大的魔力冲击,穿越了数公里远的距离,将射手轰成碎渣。冲击所至之处,全被魔力吞噬殆尽,地上留下了深深的沟壑。

纳萨利克的人已经在抱怨她误伤队友了,但她对那种无法躲过剑斩的弱者不屑一顾。若不是因为纳萨利克给她提供了魔力,纳萨利克也会是抢夺圣杯的敌人,从一开始黑Saber就没有保护他们的意思。

紧接着四面八方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影从者,少说也有十三个人,他们围成了两圈,将她团团包围。

唰!!!

黑Saber利用身体回旋的力量,完成了高难度的旋转周斩,这一剑快到了难以形容的境界,速度不输刺剑,力量不输大剑,那些影从者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统统变成了死去的尘埃。

嗖!

她的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Assassin影从者,因为发起了攻击,所以潜行效果被解除了,但基本必中的偷袭攻击却被黑Saber躲开了。

【风王铁锤】!

黑Saber借助闪避的身体回转力,一剑横斩,被敌人躲了过去,她再将圣剑向前一推,从剑尖上吹出了猛烈的黑色暴风,

可是这次的敌人没有被魔力焚烧,反倒顶着强大的风暴,逆流而上,一下子就出现在黑Saber的身前。

“免疫风力的技能?”

在她魔力放出之后,影从者趁着她没法重新聚集魔力的空档,伸出了巨大的魔鬼之爪,刺向了她的心脏。

咚!

黑Saber向前一步,直接一拳打烂了他的面具和脸庞,再一剑刺穿,向上一抬,将Assassin影从者的身体切成了两半。

(PS:这个Assassin影从者是【咒腕哈桑】,因为hf剧场版他害得Saber被吞了,所以我希望至少能让Saber在我笔下赢一次,最好还是用Alter的形态,毕竟是哈桑害得她变成了Alter。)

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偷袭,她的【直感】都能在神经反应之前察觉到敌人。

无论来多少敌人,都能用足以媲美镭射炮的黑圣剑将敌人烧尽。

【骑士王】的称号可不是吹的,正面战斗基本没有胜算。

“■■——!!”

一个身披英国骑士盔甲的Berserker影从者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吼叫,拖着一根宝具化的路灯当作长棍,与她对视了几秒,如野兽般地冲向了黑Saber。

黑Saber注意到他的时候,眼神稍微愣住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了冷酷的眼神,一剑劈断了他的长棍,顺带砍飞了一条手臂。可是这并不能终止Berserker的攻击,不知道那个Berserker从什么地方取出了一把硕大的加特林机枪,在极近距离下开始扫射。

“■——■——!!!”

他的嘴里还在用模糊的声音喊着某个名字。

而黑Saber不为所动,用大量的魔力构筑了一层魔力屏障,那些宝具化的子弹搭在上面就像水滴一样无力。

“如果你不是站在那边,我还想和你并肩作战呢,兰……”

刚想念出那个名字的时候,黑Saber止住了嘴,在心里否认了这个影从者是她认识的那位故人,这个影从者不过是投影而已,只是仿制品而已。

黑Saber高高举起了漆黑的圣剑,大量放出的魔力将剑身放大到原本的数十倍,她做出了解放宝具的低蓄力架势。

“Excalibur·Morgan!”

一剑劈下,极黑的光芒吞噬了Berserker,直接贯穿了他身后的影从者防线,轰飞了防御塔的几个零件,留下了一大块凹陷破损。

可惜的是,黑Saber的对城攻击似乎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影从者很快又涌出来了,防线上的空洞被重新补上,而防御塔表面的损伤也不算严重,扣除的血量不超过百分之五。如果想要清理所有影从者,再破坏防御塔,需要花上非常非常多的时间和人力。

黑Saber对这种事感到厌烦,因为她只是想要赢得这场战争,她并不享受这场战斗,这样没完没了地打下去,可能会吃不消。

咕铛!

这个时候,一块刀刃状的物体坠落下来,原本她不想在意的,但是在无意中瞟到那块断刃的时候,她睁大了眼睛。

那不是普通的断刀,而是名为【洞爷湖】的木刀!

难不成白林他出事了?!

不,也许是同样拥有坂田银时英雄能力的人出事了而已,现在白林正在虚数潜艇上呢,可是……他真的会乖乖呆在那里吗?!有传送能力的立华奏也在那边,只要白林提出要求,她就会把他送过来吧?

对了,刚才有个铁箱子撞进了Ruler的塔里,还把那座塔劈成两半!

难不成白林真的在这里?!

他真出事了?!

咚!

感到震动的时候,黑Saber才注意到她已经被一群人高马大的巨人影从者给包围了,还有各式各样的影从者战舰悬浮在上空,足以灭城的科技武器都瞄准了她这边,似乎是因为她伤到了防御塔,所以被特别关注了。

巨人们张大了嘴,伸出了巨大的手掌——

白色的旗帜大幅地挥舞着,像战矛一样轻易地削开了巨人们的身体。

前来支援的这位女性没有说一句话,立刻架起了旗帜,站在黑Saber的面前,充满气势地大声呐喊:

“主的力量降临于此!”

轰轰轰轰轰!!!

无数的战舰集中攻击,可是无论用什么的炮火,都只能神圣的旗帜格挡在外,连一粒灰尘都无法渗入。

黑Saber第一眼还以为是黑贞来支援了,可是下一秒才知道不是那样的,虽然来者和黑贞拥有一模一样的相貌,但她的铠甲与旗帜是纯洁的白色,腰上的配剑是圣洁的银色,她在黑Saber面前架起的这一层绝对防御也散发着不可侵犯的、神圣庄严的强大力量。显然不是同一个人。

她就是真正的圣女——Ruler贞德·达尔克。

战舰的炮火仍未停息,贞德也在坚持抵抗,但她并不打算靠自己承受全部伤害,当她感受到其他支援赶来的时候,她再次大声喊道:

“调查兵团的各位,请助我一臂之力!”

嗖!嗖!嗖!

无数的绳索钩爪飞射出去,下一瞬间,无数的褐色士兵飞翔于天际,顺着眼花缭乱的飞行轨迹,用极其熟练的手法将巨人们斩杀。

其中有三个尤为突出的战士——利威尔·阿克曼,三笠·阿克曼,以及使用立体机动装置的黑岩射手。

他们的对手不是巨人,而是空中的战舰!

大批的空中支援也来到了这边,前锋之一是身型坚韧的超危险龙种“Thailand(泰兰德)”,犹如贯穿长空的巨枪,势如破竹地顶着无数伤害,并持续进化,加强了防御力。后排的青眼白龙与真红眼黑龙喷射白光与黑炎,配合前锋的物理打击,在舰群的防御系统上挖开了大洞,后续的大部队紧跟其后,与强盛的舰队爆发激烈的空战。

由于大量空军的支援,舰队的集火攻击改成智能战斗,极大减轻了对地面的火力输出。

趁着这个间隙,她再次举起了魔力充能的黑圣剑,吟唱蓄力完全的必杀宝具——

【Excalibur·Morgan】!!!

黑岩还没落地,在空中组装了一座重型光炮,吟唱她的最强输出技能——

【巨型光子炮】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地图炮!”

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极黑与彩虹的光芒,双重的毁灭射击组合在一起,旋转着跨越了星辰,将空中舰队一举歼灭。

气势上是很不错,但Ruler的部队可不会这么轻易地让出道路。

天上的舰队变成了被火焰包裹的钢铁碎片,在它们坠落之前,防御系统派出的新敌人再次笼罩了天空与大地。

“这数量有点没完没了啊……嗯?有什么事?”

“……”

“撤退命令?海战?”

黑岩告诉黑Saber,韩泠决定派出魔术师将这座城市改成海洋环境,

并不是只有这个地方发生了如此激烈的战斗,可以说,只要是有敌人出现的地方,都在发生远超越了S级水平的大战。

包括黑暗塔内部的某个地方,人均SS级的召唤师团队“天壤队”已经潜入进去了。

韩泠也只是听说了这条消息,韩泠没有太过在意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为了避免他们被发现,韩泠切断了所有相关通讯,在塔外的战场上等待他们刺杀七人众的消息。

不论天壤队的结果如何,韩泠都有心理准备。

===============================================

“Master……”

声音?

“Master……!都治好了……没醒啊……”

听不清,是谁?

“Master!再不醒来的话她就要亲下去了哦!”

什么鬼诶诶诶诶诶?!!!

白林猛地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只有桐人他们,还有已经完全恢复的雨轩,虽然她的脸上还沾着血,但是从气色来看,她已经没事了,甚至更加红润。

“啊,雨、雨轩?”

“哎呀,这不是白林吗?好久不见了。”

“别用那种转角遇见的语气在这种场合说话啊。”

“怎么样了?身上还有没治好的地方吗?”

“啊,你这么一说……我的伤也全好了耶。”

白林自己也是,差点被银打成全身瘫痪,他自己都找不到没有受伤的部位,当场送进急诊室都不奇怪,可现在他没有感到一点疼痛,连疲惫都被一扫而空。多半是樱满集治疗的吧。

现在他吸了几口气,胸口没有被石头压着的沉重,或者被塞了刀片的刺痛,证明了至少肺部和肋骨已经康复。双手的每根手指的骨骼和神经完全恢复,可以很灵活地扭动,但下半身可能比较困难,两腿有点不便,刚才白林在空中战斗太久了,惊险刺激的自由落体运动给肉体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现在还有点飘浮的错觉,两只脚变得软绵绵的,使不上力。

这个时候,有一座金色的大门打开了,一把豪华的座椅从里面缓缓钻出来。

光是看到那扇门就该知道了,是吉尔伽美什把这把椅子放置在白林面前的。它就像是从贵族城堡里搬出来的宝物,光是镶嵌的宝石数量就能数到手软,全金的外观上没有一处是没有雕刻花纹的,而且没有一粒灰尘,显得异常干净。如果搬到三次元的拍卖会,不光是材质,包括制作工艺在内,它的最低价格都足以买下任何一件能说出口的东西。

可白林没有露出明显的惊讶表情,白林看见椅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坐下”,但一想到这是吉尔伽美什拿出来的,他就努力地摇头,把那种天真的想法从脑袋里甩出去。吉尔伽美什不可能对白林这么客气,这椅子多半是造型好看的拷问刑具。

桐人已经看出了白林的心思,对他解释:

“Master,其实你的伤口能痊愈,都是因为那位王,我想他没必要加害一个冈贝塔治好的人。”

白林转过头望向吉尔伽美什,他端起了装着红酒的高脚杯,卧躺在沙发上,说:

“不错,你的Saber(桐人)很聪明,在你醒来之前,本王赠与了两份可以治疗所有伤口、连内心都能治愈的万能药,就当作本王赐予你的奖励,因为你们遵守而且完成了约定。本王对胜者不会吝啬,不,应该说本王对任何人都是很大方的。如果你们的表演可以更精彩一点,本王还可以赏赐更多。”

“那这个(椅子)是……”

“本王赋予你们同等席位的对话权,有什么问题尽管说,只要不是故意找茬,本王都会如实回答。现在坐吧,这可是本王的亲自邀请,感激流涕地接受本王的热情款待吧Faker,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

白林当然不会拒绝,没有理由、也没有余力去拒绝。

他轻轻地拉开椅子,圆润的椅脚与地面没有发出任何噪音,他用非常正规的ishi坐了下来,与吉尔伽美什面对面。

老实说,白林现在感觉很不舒服,不是因为伤势复发,也不是因为吉尔伽美什的压迫感,而是因为奇儿与恶雨轩坐在吉尔伽美什的左右两边,作为这场游戏的摆败者,她们嘴上承认了放弃针对白林,但还坐在这里不走,显然还打算对白林搞事。

怨恨的眼神与痴迷的眼神,不管谁看了都会不舒服。

(口是心非的女人啊……)

白林在心里感叹了这么一句,然后主动问道:

“那你,呃,我是说,英雄王大人……(这个称号也太中二了吧,说出口简直羞耻爆了)”

“来聊聊这场游戏/战争的真相,怎么样?这次可是完整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