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8章 回俯 - 商侣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都市商侣

第138章 回俯

月色如水,如银辉泄地,铺满整个小院。温泉池边雾气缭绕着向四面弥漫,渐渐地笼罩在花草之间,甚是朦胧而幽静。不远处的凉亭里,此时同样热气蒸腾,这热气中夹杂着浓郁香味,一片牛肉入锅轻轻划动顿时更是香气四溢。

年轻人不及去沾什么酱汁,便放入口中品尝这“雪花牛肉”独有的肥美鲜香。一旁极美的女子不由地促了促眉温声道“这段时间是怎么刻薄着你啦?慢点吃”,年轻人咽下口中的美味才回道“没刻薄自己,就是馋这口牛肉火锅了”。女子闻言不由岷嘴一笑道“好.好家里多的是,只是你漫些吃,别烫着”。说罢又提起筷子夹起一片锅里的牛肉,放在嘴前细心的吹凉些放到男孩面前的盘子里。

这男孩自然就是昊天,他一边吃着姐姐帮他涮好的牛肉,脸上不经意间浮起了得意的坏笑。千鹤看到弟弟这表情就知道这小家伙不知又想起什么美事了,便问道“想什么好事呢!说来给姐姐听听”。昊天闻听姐姐这么问确是面色一收道“本来是好事的,可后来被小老头发现了,没办成”,说完竟还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千鹤更感好奇地追问道“说给姐姐听听”,于是,昊天就将飞机的事讲了一遍。当小师叔刘明礼跳脚大骂之后,也反应过来推托着说道“港岛的启徳机场没这么大的机库,你爱放那放那吧!老子可负担不起这玩意”。千鹤听后也是忍俊不止笑道“这么说来你是没算计成啦?”昊天无奈地摊了摊手。

收拾好餐具,田渊千绘又罢放好一套精致的工夫茶具,千鹤亲自动手开始泡茶。这是昊天带来的三两崖上“大红袍”,千鹤也是十分珍惜着不舍多放太多,铁壸提起一道白柱惯入泥壶,瞬间茶香满园。昊天此刻以是措词许久,一路上不知打了多少遍草稿,可还是没有勇气开口。

他没有对姐姐说谎的勇气,有事情隐瞒着都觉得压力山大,自小就与姐姐之间没有密秘的,可随着自己长大,不能对姐姐说的事情确是越来越多了。比如自己加入了749,亦或是前几天随访时碰到的那个超人老外。“千鹤”兰心蕙质何等的聪明,这个自小就放在心里的男孩,她在了解不过了……。这个时间点回俯决不是简单地送他小师叔去“台湾”这么简单,一定是有事和自己说的,只是小弟到现在还没有开口,她也只得耐着性子泡茶等着他说。

二盏茶喝过,昊天想好了如何说起便道“月初时,大师哥让我去帮他协助河北的警方抓捕一个飞贼………”这是昊天思虑良久最佳的说法。即隐去了局里的事情,又没有欺满姐姐整件事的来由。由此一直讲到上“终南山”押回“青松”,这程危险处姐姐不由露出担心之色。一在嘱咐以后一定要小心才是,说着还感叹若不是那张玉质面具,那可真是后果难枓……。

讲述到训问“青松”的过程时,姐姐也是笑的有些前仰后合的,还评论道“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能做到一句真话不说的”。我闻听姐姐如此评说也是为师门汗颜哪!终于要讲到关键处啦……我为此铺垫了很长时间,就是不忍告诉姐姐的,犹豫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将“青松”交待的过往如实续述了一遍。

良久良久……姐姐那目视着明月空灵的双眼中两行清泪流下,记忆的泪花中,岁月模糊了继父的了容颜,光影拉远了记忆的最初,摇曳在流年枯萎里,再度凝眸回首,一切以袅袅如烟。年华斑驳如画,回忆散落似沙,再次拾起记忆的残片,那些难忘的、铭心的,零落渐疏。

千鹤无法理解自己的国家,自己为之呵护的“神道教”为什么要这样做,而且还是勾结外人来摧毁继父的生活,他一生的幸福。可又想到昊天的师傅,那个枯瘦的老人,更是为之悲痛难忍。天下就没有偶然,那不过是化了妆的,戴了面具的必然。来是偶然,去是必然,尽其当然,顺其自然。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枯荣有数,得失难量。行路难,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情反覆间。

千鹤此刻心中百转千回,尽是苦涩。破境后原以心平如水,只有眼前的男孩是唯一的执念。山有峰顶,海有彼岸。漫漫长途,终有回转。余味苦涩,终有回甘。她无有所怨,因为她不知道该去恨谁。当年的“神道教”长老吗?可他们一心只为接继父回来主持大局。恨“徐松露”吗,也不对的,他只是帮“神道教”做事的。虽然不知道他交换到了什么利益,但想来是以出卖自己掌门师兄为代价的,那也一定不好受。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要找出这个人来,给她给弟弟的师门一个交待。

昊天见到姐姐流下的眼泪时,就感到无比心痛,他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师傅仙去时是衰伤的,与此时的心痛不同。他无法接受姐姐受到任何伤害……由其是看到姐姐面无表情地眼泪中,所饱含着的无奈与悲伤,他只想姐姐能快乐一些……因为他知道姐姐己承受了太多的压力,为了家族背负了太多的责任。

他想说两句宽慰的话的,又不知该说什么,就在他左右踌躇时千鹤确是问道“有徐松露的八字吗?”昊天听姐姐问这个问题,想来姐姐己然不会在哭了。拿起桌上姐姐的手帕轻轻擦试着她上的泪痕,这是他第一次见姐姐如此伤心难过,确让他这样的不知所措。

千鹤看着这个为她擦泪的男孩,她知道自己的人生是不会有愧疚的,因为自己人生中遇到的这个男孩子足够好。昊天将“徐松露”的八字报给了姐姐,千鹤心盘一动察探确是极为模糊,昊天见姐姐面色越发凝重起来,便想起小师叔用“罗盘”探查时曾提起过,二师叔“徐松露”的命格为“五两五”中阴身。这样的命格极为少有的,乃是天生的玄门奇才。于是,他小心地提醒姐姐道“听小师叔说他这中阴身的命格,极难通过玄门术法查找的”。千鹤闻言确是摇摇头道“不是这个原因,姐姐以从他的八字中知道他是“中阴身”的命格,”,只是,千鹤略一迟凝后对昊天道“你回去告诉你的二位师叔,可以确定人就在RB,确定大致位置后我在通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