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8章 又一次见到楚王 - 梦游书生之重生王朝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仙侠梦游书生之重生王朝

第208章 又一次见到楚王

初春的景色,总是清冷中带着蠢蠢欲动的生趣,把一身寒客带到了一处富丽堂皇之所。

听到慕容清修上报的话。容子陌一边喝着暖茶,等慕容清修把话说完,才缓缓地问了一句:“人门剑宗八部悉数到了清江镇,看来,如今,这乾门宗大有号令人门剑宗八部的气势了。如此下去,只怕,这乾门宗是个不能不理的角色。”

“回殿下,在殿下来此之前一天,叶秋一掌挫败了风门宗长弟子品筹。以此,盛名更甚从前。”

“有舍魂剑在手,也会败得如此干脆吗?”容子陌听到这话,有点坐不住了。

“清修亲眼所见。这次宗门聚斗大会,能得到魁首的人叶秋分值首当其冲。”

“听你说话,是不是害怕了?”

“清修没有。”

“那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清修只是如实汇报。”

慕容清修赶忙躬身行礼。态度极为虔诚。

“这次地宗殿也到了吧?”容子陌语气缓了一缓,身子站了起来。本来还有四个鹰面躬身离开。

偌大的堂屋就剩这两个人。

“是。”

“雷诺长尊也到了?”

“雷长尊没到。只有长弟子毕莫寒携带云中剑前来。长尊还特意交代北上三祖一同前来。”

“北上三祖?”容子陌听出了惊诧之声,“就是号称,大祖仙,小祖仙的那三位?”

“雷长尊旧交。是来协助长弟子毕莫寒的。”

“这宗门魁首之位与这三位老家伙有什么关系?有这三个老家伙在,我们还动什么手?这毕莫寒与你是师兄弟,这事为何不提前报我?”

容子陌突然暴怒。指着慕容清修不想多话。

“雷长尊之意,我等违背不得……”

慕容清修感到有点委屈。

“那三位不是普通角色,当年,人皇在世,这三位就是八部议政厅长老,颇受人皇器重。其攻法造诣,连无上仙宗那些天上人都畏惧几分。人皇没落,人门剑宗不胜从前,当年能活着的就剩这三位。如果,这次八部有这三位出面,那还有我楚王什么事情?”

容子陌气急败坏地吼叫着:“一个太子插手宗门魁首,我已经焦头烂额了,现在冒出这么三位,你说说看,我是对付叶秋,还是容千笑,还是这三个老头?”

“清修会处理好那三位的。”慕容清修跪地立下保证。

“处理?你怎么处理?本王就是搭上所有高手,都不会是三位老头的对手。还谈处理?人都到清江镇上了,你能让那三位回去?回他们的山中山?这雷诺不是为了地宗殿,完全再祸害本王好事!”

容子陌走到慕容清修眼前,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让你替我办事,能够找个和叶秋抗衡的帮手,你找你那师弟毕莫寒,本王还能够理解。把这三个老头牵扯进来,你是不是有意本王不清楚,唯一清楚的事,这件事你办的极其糟糕。”

“清修知错。以项上人头请罪!”

“我要你头有何用?能把那三个老头请离清江镇吗?”容子陌叫了一声,继续说道:“那三位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人都来了,我们明天去见见。不能成为朋友,至少不能是站在我们对立面。”

“清修这就去联系毕师兄。”

容子陌望着慕容清修出门,穆秋霜从后面屏风走了出来。向容子陌行了一礼。找到了一边。

“我一直认为,人门剑宗已经没落。可是,时至今日,我仿佛看到了人门剑宗的鼎盛。”看到穆秋霜,神色冷冷地问道:“给你父皇的书信可曾送去了?”

“由青,冥二老亲自送,应该不日就会送到邪祟境里。殿下所请,父皇定会仔细斟酌。”

穆秋霜与容子陌可是经过大婚大娶,名份是两人已成夫妻。平常相处之道,甚至连个朋友都算不上。

无论容子陌如何对待她,她的表情都是冷漠的。无论悲喜,没有人能从穆秋霜脸上看得出来。

她一直都很安静。也从来不多说一句话。唯一让她牵挂比较主动去做的事情,就是去天山找天山小银龙。

没有人知道找这个‘东西’有多难找,有多艰险,放在一般人身上,就那天山海拔四千米的寒冷,就不是一个薄弱女子所能承受的,更别说要在天山峰顶去挖掘天山小银龙的洞穴了。

每一次回来,她的身子都比往常虚弱一点。可是,这个‘老公’却什么都不知道。

眼前这个人,只要活着,就是她的心愿。哪怕,用自己的命换,她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当初,邪祟王问自己女儿,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他究竟哪里好?

穆秋霜只是简单地说道:“父王,这是女儿的决定。请父王成全。”

那天,穆秋霜被接去楚河的对面,浩瀚的江河,让这个邪祟王第一次站在岸边,良久,良久。

邪祟王坚硬的外壳下,唯独,这个女儿是他最脆弱的牵挂。

他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会喜欢那个人。这种没有能力且心狠手辣的人,究竟好在哪里?

因为这个女儿存在,邪祟王决定放弃对荣耀王国楚地边境连年的进犯。

容子陌能有镇国大将军的威风,多半来自穆秋霜这个人。可是,容子陌似乎永远都不明白。

说起穆秋霜,她的衣服虽然不是中原装扮,但她的容颜和装束,从来都给人一种静静地安谧。美得让人生怕突兀。

容子陌望着这个女人,就有点心疼。一直以来,容子陌就发现,这个女人单纯地对自己的爱,让他根本恨不起来。

介意的是她的身份。

介意的是是她跟他一起的身份。

他算什么?是邪祟境的女婿?还是镇守楚地边境的荣耀王国的大将军,他已经不想清楚了。只想明白,当初,和邪祟境一起,伤了荣耀王国的太子殿下,从那一刻起,就没有回头路了。

“我让你的父皇十万大军做侵犯态势,这对你父皇而言,是多年的夙愿。这种天大的好事,他还要斟酌?难道,要我容子陌把荣耀王国亲手送到你的那位贪得无厌的父皇手上,他才能满意?”

容子陌走过来,双手抓着穆秋霜的臂膀,脸色苍白,破口叫道:“你知道吗?我曾经是那么爱着我的王国。我为了和我那个弑母仇人做对抗,和你父皇结识,共商大计。直到如今,我除过有了你,什么都没有。我的所有,都跟你父皇有关。如果,有一天,我不是你父皇手上的那一枚棋子,你是不是也会离我这个残废的人而去?对不对?是不是?”

穆秋霜任凭容子陌怎么摇晃她的身躯,她都没有说话。望着容子陌,脸上泪珠儿顺颊而下。

“你不回答,是不是已经给我答案了?是吗?”

容子陌放开抓穆秋霜的臂膀的手,无力捶着。默默地转过身。

穆秋霜望着这单薄的身影,轻轻走了两步,然后飞快扑了上去,从背后抱着容子陌的腰际。整个身躯靠在容子陌后背上,依然无言无语。

华丽的房舍外的一棵青树顶,有两个人踩着树叶,望着这个房间发生的一切。

“他来了。比我想象的要快。叶宗主,我没有说错吧?”

太子殿下容千笑自从被毒辣子调理过之后,原本功夫竟然恢复了四成。气色也比之前要好得多。按太子妃刘若岚的话说,殿下这是涅盘重生了。

接暗影会密探的消息,就拉上叶秋前来看个清楚明白。

“刚才看到的四个身影诡异之人,身份应该是邪祟境的十三鹰面其中四位。”容千笑继续说着他想说的话。

“原来,慕容清修竟然是地宗殿的人。”

叶秋默默地说了一句。

“什么?”容千笑没反应过来。望着叶秋,突然狐疑,“你是不是能听到他们说话?”容千笑觉得自己问这话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又试探问道:“我们这个位置,他们还那么远的地方,还隔着房间,他们说话你都能听得见他们说话的内容?”

“只要我愿意听,千里传声足够能帮得到我。”

叶秋闪身下了树顶,飘落在一处灯影照不到的暗处。

容千笑跟着飘了下来。问道:“不打算再听听吗?”

“一个太子,一个楚王,这本不是我去忧虑和考虑的关系。你们兄弟两人的事情,我一个江湖人,不便参与。我关心的,只是几日后的宗门聚斗大会。”

“叶秋,你确定不会帮我?”

容子陌有点吃惊。不是先前跟自己说好了,为了见到容名扬,他答应和自己合作了,现在要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