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7章 大结局 - 喵仙渡神记:师兄亲亲啦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仙侠喵仙渡神记:师兄亲亲啦

第657章 大结局

提起这个她就来气,手握成拳狠狠的敲在石桌子上,石头应声而裂,咬牙切齿的说:“又是花欲笑,那个吃了你小妹的九尾猫!”

“啊?”璀璨还是不解,“她不是下凡渡神被魔族逼迫孟婆让她喝了孟婆汤,现在应该手无缚鸡之力了呀?”

这句话提醒到她了,气得尾巴一甩又打破了一堆贝壳,“神猫族都不是好东西!”

“母亲别气了,花欲笑现在不是在人间吗?还愁没机会对付她给小妹华姨报仇吗?”

——

等古浴笑醒来的时候,愈安的人民已经陆陆续续搬回愈安了。

冬藏一大早就侯在她的房前,一听里面有动静就问道:“郡主可是醒了?”

“嗯。”古浴笑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应到。

“给你备了热水和早点哦。”

清晨的阳光特别特别的舒服,洗漱以后就跟着冬藏来到了前厅吃早餐,冬收和栀寒已经在等她们的。

早晨还是非常丰盛的,除了有煎得特别好看的鸡蛋、软糯可口的南瓜小米粥还有一口咬下去全是牛肉汤的灌汤包。

本来是极其优雅的入座,还想优雅的用个早膳,谁知道一口灌汤包下去,什么形象全丢了,只顾着面前的美食,大家都笑而不语。

等她吃的差不多了,栀寒才说:“郡主,今天一大早就有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姑娘来找我们,说她认识你,想要跟着我们回京城。

我想了想她年纪那般小,而且穿着也不是流浪儿童的感觉,以为是骗子想要赶她走,谁知道她爹娘也来了,说她厨艺特别的棒,真的想跟着郡主学习。

于是我半信半疑的就留了她做了一顿早晨,郡主你也是知道的,我们三个厨艺都不好,你看,这小丫头?”

古浴笑慢悠悠的擦了嘴巴,瞥了一眼门外,嘴角上扬了几分栀寒就懂了也不再问,倒是她仿佛没听到似的漫不经心的问着:“我师兄去哪儿了呀?有没有用过早膳?”

“呀郡主有所不知。”冬藏给她递了一块热毛巾擦手又接着说:“天还没亮呢,宰相大人的手下就全城的宣扬郡主已经解决了异兽可安心入住了,这不,大家都好奇郡主是怎么解决的,明明都已经被破坏的房屋又怎么恢复了?

大人怕影响了郡主的安宁,已经去给大家解释还安排她们回城,大人可忙了。”

这房屋本来就没有坏过当然见到的不是被破坏的咯,但这下还是勾起了古浴笑的好奇心,按理来说,昙花妖的事情是不能说出去的,引起恐慌不说还会有人造谣生事,反正很麻烦就是了。

那师兄不说昙花妖的事情又怎么来解决异兽的事勒?正当她要问的时候,晨铃终于沉不住气了,自己走了进来,气鼓鼓的坐在她对面瞪着她,阴阳怪气的问着:“郡主殿下,您老忒不厚道了吧?明明早就发现我了还不叫我进来,你吃了我做的早晨就不该对我好点吗?”

“又不是小爷求着你做的。”

晨铃:“……”

“噗!”冬藏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瞬间被她一个刀眼吓得收了回去,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眼神怎么这么凶?

“我不管,你吃了我做的早晨你得对我负责!”晨铃环抱着双手嘟着嘴理所当然的说着。

古浴笑嘴角勾的幅度大了一些,傲娇?谁不会。

“哼。”理都不理她的起身走了。

冬收冬藏和栀寒赶紧跟上,留下她一个人摸不着头脑的看着她的背影。

走得远了些,冬藏有些不忍心的上前说道:“郡主耶,其实她做的东西还挺好吃的,你真的不要留下她吗?”

“怎么?看上人家啦?”古浴笑好笑的打趣道,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就因为她随口说的这句话居然成真了。

冬藏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就连耳根子都红透了,众人哈哈大笑了几声,她还是心慈手软的放过他了,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晨铃做的东西的确好吃,不收下太亏,只是小姑娘心高气傲得磨一磨。

带着三人来到了日前接待她们的将军府,苏木槿果然在这里,她笑盈盈的拉着他就往外走,走到比较偏僻的地方了,歪着头看了一眼感觉安全才开口:“师兄呀,你是怎么跟外人说的呀?”

“黄匪余党为报复古王一家特意研制的迷阵害得大家产生幻觉才觉得有异兽入侵,小郡主机智过人一眼就看穿了她们的把戏,就在昨夜扫除了余党。”苏木槿面不改色的扯着慌。

古浴笑立马笑了起来,“师兄你这样栽赃陷害真的好吗哈哈哈?再说了你当那么多百姓都是吃素的吗?你没证据人家哪信呀?”

苏木槿好笑又无奈的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的弹了弹她的小鼻子,“问题是我真的抓到了黄匪余党,而且那两人咬牙自尽了,我又连夜炼制出能让人产生相同幻觉的药来,这下算是死无对证了吧?”

“哈哈,高。”古浴笑伸出大拇指对着他笑,直接笑到了他心间里去。

愈安的异兽入侵问题还不出三日就解决了,远在东京城里的古皇在翌日的早朝会上大肆夸赞了坛山门主教徒有方,愈安郡主巾帼不让须眉。

本来就是整个东古国唯一一个能称为殿下的郡主,这下子身份更是大大的提升了。

可惜这些她都不知道,等回了房间,被她凉在一边的晨铃乖了很多,整个人都焉了下来,拉着脸幽怨的看着她,“郡主姐姐你就留下我吧,我给你做饭吃。”

“爷不缺厨娘。”古浴笑喝了一口凉茶看着她似笑非笑,弄得她心底发麻。

“可是我缺你呀。”

古浴笑这下子笑得更欢了,饶有兴趣的看着她,“你缺我,小爷就要留下你吗?”

“可是…”晨铃有些急了,仿佛有什么事情不能说一样,她不知道的是越是这样子越是勾引着古浴笑的好奇心,跟挠了心似的痒痒的,那她就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了,直勾勾的盯着她。

还是被她的眼神打败了,叹了口气觉得今天不交代清楚怕是真的留不下来了,认命的低下头准备从头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