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9章 人贩子 - 大清贤后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历史大清贤后

第359章 人贩子

皇宫,延禧宫,偏殿。殿内,一丹和永璋一起躺在一个摇篮中,晴妃与庆妃,两个人于摇篮跟前坐身。“晴儿,看这两个小不点儿,他们多可爱,皇后娘娘说的很对,他们与妹妹长的都太过相像了,打眼一看,就能知道他们的额娘是谁,真不怕他们丢了,旁人谁捡着往回送,寻不见他们亲生的额娘,只因,不管妹妹和孩子,你们谁丢了,凭着各自这模样,咱们按着自己的长相去寻觅对方,谁找谁都不是难事,谁找谁都很容易,大千世界,人群间最像自己的那个,就一定是自己的血亲,别人,父母丢了,孩子丢了,太多人想尽了办法,寻找多年,甚至一辈子,都很难再重逢团聚,妹妹和自己的孩子就是与众不同,人家的那十分艰难的事情,在你们这儿变的很轻易,那样的不幸,如果真发生在妹妹跟孩子身上,遇见相同的事,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样子前去找寻就可以,真不害怕谁会碰见了人贩子!”庆妃一边手摇动着摇篮,她一边笑着说道。“姐姐,瞧你说什么呢,原来你不这样啊,怎么你现在也这么爱打趣人,我咋不知晓啥时候姐姐与人学坏了,讨厌!”晴妃笑了,她看着庆妃说道。“本来嘛,我说的不是事实,你看看这两个小家伙,他们的这脸庞,眉毛,眼睛,鼻子,嘴唇,就连这耳朵跟妹妹你长的都极其仿相,你有不同意见,你和我说说,让我听听看,妹妹在何方面会有不认同,他们哪里跟妹妹长的不相像,他们哪里长的不像妹妹,妹妹与他们放到一块儿看,谁见到都肯定会和我刚是一样说话。”庆妃看着晴妃说道,并手指指着一丹与永璋的五官面相给晴妃看。“不,不是,姐姐言过了,这两个孩子,我看着也就丹儿在眉眼之间跟我有三两分的相似,璋儿什么地方长的和我像吗,我看不出来!”晴妃说道。“丹儿是女儿,你们性别相同,在各个方面,她跟你都最为相像,璋儿是男儿,虽然他不如丹儿与你过于仿相,但他长相和你还是比较像的,另外,他们都是你生的,他们都是你亲生的孩子,你看他们就犹如在看你自己,你自己当然看不真切,看不完全,并且,由于血脉亲缘原因,往往人在看望自己亲生子女时,当事人思想感官意识会发生眩晕,也就是俗称的,晕亲,故而,作为当事人的妹妹你,你看丹儿璋儿,必然没有我这外人无关之人看的清楚,在你的眼中看他们,即使他们与你长的完全就像是同一个人,你也发觉不了,或者,你能看出一些,你也察觉不了多少,他们和你很相像,你也说他们不像,你直观认知生有错觉了嘛!”庆妃说道。“是吗,或许吧,不过,不止是我一个人是那么觉着,太后和皇上都是那么说,太后更说璋儿和皇上长的最是相像,根本没说过在哪儿跟我有像,皇后娘娘与我也是一样说!”晴妃看了看躺在摇篮内的一丹永璋,她说道。“太后皇上那么说,他们不都是这两个小不点儿的亲人吗,也是晕亲的表现,太后说璋儿与皇上最像,那本是她老人家心疼她的孙子,她没说璋儿像你,不正就印证了晕亲,太后她也看不清楚,然,太后并不是丹儿璋儿直接的血脉亲人,在晕亲方面,面对这两个孩子,她要比你比皇上多少能轻去一些,没你与皇上晕亲晕的最严重,中间隔了一代人嘛,所以,太后说璋儿和皇上长的像,除了爱惜孙子,也看出些真实,皇后娘娘嘛,皇后娘娘只是说,丹儿跟你长的很像,压根儿没说过璋儿不像你!”庆妃对晴妃说道。“纵使,姐姐说的我无言反驳,可,我依旧觉着,丹儿和我有些像,璋儿不有多明显,他们和我,与世间别的额娘和孩子,没多少不同,像是有像的地方,看出看不出能看出几分不说,总没姐姐刚说的那么夸张,丢了容易寻找,那么稀奇!”晴妃说道,后,她特意瞧了庆妃一眼。“可不敢那么说晴儿,两个孩子当着面呢,身为额娘说自己亲生孩子长的不像自己,妹妹这样的话让孩子听着那多伤心,丹儿璋儿才这么大点儿,妹妹就想要如此早便开始伤他们的那小心儿,晴儿不觉着,自己未免太有些狠心!”庆妃看着晴妃说道。“姐姐坏,晴儿不是太懂事,但是,晴儿还是知道这么大的孩子,他们是听不懂人话的,你别趣说我,恐吓人!”晴妃对庆妃说道。“切莫那样说,孩子启蒙的时间,远比咱们大人认为的早的多,要不,一个出生不是太久没多大的孩子,怎么说会说话就会说话,突然,就会喊人阿玛喊人额娘,人不教它,它听不见人说话,它怎就知道什么是什么意思,它怎就能学会,妹妹可看,那天生耳朵带着病的孩子,生来他耳朵患有聋耳之症,打小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自然,大人无论怎么去教学他,他怎么都学不会,不会说,长到多大,也学不出个样子,不会听,就不会说,不能听,就学不会,丹儿,璋儿,人家可都是很正常的孩子,他们生下来都过了满月了,这么多天,在你逗他们,你陪他们玩耍的时候,你一定能知道他们的耳朵可是没有病症,这两个小鬼儿,人家是健康身,他们的耳朵可灵着呢,你说什么,他们都能听的到,不信的话,咱们试试!”庆妃说道,她开始去唤一丹永璋。“哝,丹儿,璋儿,看看干娘,抬眼望望姨额娘!”庆妃看着一丹永璋出声喊着说道,并她又对其打了两个响舌。闻见庆妃声音,一丹和永璋,他们眼睛咕噜转动,两个人很快就寻着声音来由处看向了庆妃。“你看,你看,我没骗你吧晴儿,他们两个小不点儿,耳朵好使着呢,他们若听不到我喊他们,我对他们说话,他们怎么不看你,偏偏就只看过我,此下,妹妹还有何话说,你可还说人家人小,人家不懂人事,人家听不明白方才你说的是什么吗?”庆妃见状,她立刻对晴妃说道。“这不是一回事儿姐姐,这是两码儿事,听见声音,不代表他们这个年纪就能明白大人说的是何意,倘若,他们听不到你对他们的喊声和说话声音,那他们不真就成了你说的天生耳朵带着病的孩子了吗,真让人讨厌,把我们当成有病的孩子来辨证,哼,不理她了丹儿璋儿,来看额娘,额娘跟你们说,你们这个庆干娘她可坏了,我们是健康的孩子,我们是很健康的孩子,我们不是患病的孩子,我们不让她试验我们,方前,她说什么,她竟还想着要把我们都给弄丢,让我们彼此分开,各自苦苦去寻找对方,丹儿,璋儿,你们找不到自己的额娘,额娘见不了自己亲生孩子,我们会有多么可怜,我们会有多么惨,世间,最大的不幸,最大的痛苦,最让人无比痛苦的事情,也莫过像我们这样额娘儿女分离,又是丢,又是人贩子,额娘想,你干娘她准是欲把我们大小三个给卖了,其实,她本就是一个人贩子,最可怕的即是,命不好,我们真正遇到人贩子了,你们说,你们干娘她咋能那么坏,她能那么去心想,她是不是坏的没法儿再坏了,故,丹儿,璋儿,你们姐弟听清楚了,既然你们庆干娘她那么不好,等咱们长大了,咱们不喊她干娘,咱们不认她那门儿亲,她都对我们那么恶那么坏了,我们还喊她干娘,我们还认她做什么,我们何必,我们何必还在她身上接又自讨苦吃,咱们不喊她,咱们不认她,咱们就当不认识她,与她对面咱们一句话半个字都不和她说,我们不搭理她,我们连个声都不吭她,听见没有,你们两个都一定要记好了,千万不要再给忘记了!”晴妃说着,她手指去点了点了一丹永璋的脸,接着,她故作情状,对一丹和永璋又说道。“呵呵,我什么时候真想把你们额娘儿女给弄丢,谁又要卖你们,我那不过是在跟你说笑,你竟真当真了,你才是人贩子,还学给丹儿璋儿听!”庆妃看着晴妃,她笑着说道。“那谁知道,谁知道我们丹儿璋儿他们这干娘心里究竟是否真就是那么想的,话从口出,言由心生嘛!”晴妃说道。“调皮,唉,晴儿长大了,晴儿都有孩子了,怎么可能晴儿还长不大,还是一个未谙世事,很轻易就能被人给诓到的小孩子,姐姐我太小瞧了晴儿,还把晴儿给看成是从前那个刚入宫的小晴儿,那个小小可爱很多事情都半懂半无知的晴儿,晴儿不好诓了,只不过,晴儿,我本没骗你,我真没骗你,我说的是真的,丹儿,璋儿,他们能听到人声音,他们就一定能听懂人的意思,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不骗你,谁骗你,谁是小猪,你仔细想想我说的,是不是真有道理!”庆妃说道。“姐姐,你又来唬我是不是,嘁,姐姐那么说就那么是好啦,姐姐是猪!”晴妃看着庆妃说道。“嘿,讨打!”庆妃说道,她向晴妃举起手掌。“你打,你打,我让姐姐打,姐姐想打人,请姐姐打,晴儿让姐姐好打!”晴妃见状,她说道,她把她的头靠过庆妃。“这么乖?”庆妃看着晴妃问道。“嗯,是啊,晴儿就是这么乖,姐姐知晓,晴儿一向都很是乖的,姐姐若打,姐姐快请打,这一直伸着脖子,人家可难受着呢!”晴妃回道。“难受死她,我还偏就不打她了,我打她的女儿和儿子,嘌,嘌!”庆妃说道,她手掌去在一丹跟永璋的脸颊各很轻很轻掠了一下。“看见没,心疼不,你听好了晴儿,以后,你再不乖,我不打你,我打丹儿与璋儿,我打他们,我好好打他们两个!”庆妃看着晴妃说道。“唉呀,姐姐真心很坏,姐姐打人,你打晴儿便是,好好的,你打我们这才刚出生不久小人儿做什么,我们又没碍着你,丹儿,璋儿,对不起,对不起啊,让你们代额娘遭打了,是不是很疼很疼啊,额娘给丹儿璋儿快揉揉,额娘揉揉,丹儿跟璋儿就不疼了哦,额娘再多给你吹吹,嘘,嘘!”晴妃说道,她手赶快去给一丹和永璋很温柔的揉着他们的那小脸儿,又用嘴轻轻去给他们吹拂庆妃手碰过的地方。“心疼了是吧,这就是你不乖的代价,什么时候你不乖,我什么时候就打他们,我看,你是不乖,还是你不怕你的女儿跟儿子挨打,哎呀,真是好,此下,这晴儿生了孩子,我再不怕,她不乖,她与我赖时,不舍得打她,我也打不动她,我束手无策,无法以对,孩子是额娘的心头肉,我打她的孩子,看她难过不难过伤心不伤心!”庆妃说道。“晴儿哪有不乖嘛,人家乖着呢,真让人可恨,我哪儿得罪姐姐了,姐姐报复回我身上才是最应该,姐姐那么大的人,怎么这么不明事理,放着大人不理,专专欺负我们这么大一点儿的小婴儿,小娃娃,姐姐真就不知羞耻为何吗,平日里,姐姐很疼爱晴儿,现今,有了丹儿璋儿,姐姐干嘛就不能像心疼晴儿那般多心疼心疼她的干女儿干儿子,姐姐的心真硬,我们这么点儿大,她都舍得去下手,用那么大力来打我们,我们这么漂亮,我们这么可爱,见我们尤其惹人疼,她都那么不懂得怜惜我们,疼惜我们,作为干娘,她没有爱,她不合格不说她,更是铁石心肠,太过铁石心肠,很刚硬的心,丹儿,璋儿,可还疼吗,不疼了吧,看看姐姐,看看我们这小脸儿,都被某人给打红了,都伤了,伤的这样子,我们都被她给打哭了,她那样欺负我们丹儿璋儿,心疼死人,伤心死人,额娘的心在流泪,额娘的心哗哗在下瓢泼大雨倾盆大雨,额娘都伤心死了!”晴妃说道,她刻意姿态。“哟,晴儿这话是怎么说的,我又成了丹儿璋儿的干娘,丹儿璋儿他们又是我的干女儿干儿子了,话前,她不是还说,她不让丹儿璋儿认我这个干娘,她不让她的宝贝儿女认我这门儿亲呢吗,那话才刚说出口有多久,这么快,她咋就又改口,说了那完全截然相反的话,她这一前一后两个意思,到底哪一个是真哪一个为假,我究竟又该去以她说的哪一个作数,再有,晴儿,你儿女脸颊的红,它这可并非是我造成的,不是我做的,本是你这手不停,你给人家揉红,你给人家强行揉成这个样子的,就我用的那点儿力,远远不会发生这般的恶果,你揉的力度,远比我手轻轻在丹儿璋儿他们脸上掠过的力量大的多的多重的多的多,丹儿,璋儿,这事态,这脸红的程度,尽是你这做额娘亲自动手干的,你自己不说自己,你还来冤枉别人,你来说我坏,姐姐我也是吃了二十余年的饭,走过尘世道路二十多年的人,自小到大,我从来未有见过你这么会嫁祸人会冤枉人的人,明明那事情是自己做出来的,你自己铁石心肠,很刚硬之心,你还要赖给别人,我们两个人,谁最坏,不是不言而喻吗,你自己心里不清晰?”庆妃看着晴妃,她对其说道。“嘻嘻,什么嘛,丹儿和璋儿是晴儿亲生的,又不是捡来的,晴儿怎么会对自己孩子那么狠毒,我们脸上这伤就是姐姐打的,姐姐就是最坏的人!”晴妃看着庆妃笑着说道。“你再说是我打的,你再胡说,你再说,我还打他们!”庆妃说道。“听见没,听见没,我们都成这么惨这么可怜的模样了,你们干娘她还要打你们,丹儿,璋儿,之前,额娘跟你们说的话,不改变,额娘依然是那个意思,你们干娘她太坏,身为她的干女儿干儿子,她竟那么不疼惜你们,却使你们那么疼,遇见这样的干娘,你们真倒霉,是你们大大的不幸,额娘疼爱自己的孩子,为了你们好,没法子,不得已,额娘必须和你们说,你们真不能认你们的这干娘,你们真不能认有她那门儿亲,否则,日后,你们会更倒霉,你们会更不幸,避祸要趁早,早与她断开,他日你们才能平安快乐,再都不理她了,我们看都不看她半眼,我们笑的时候都务必要避开她,不准看她,不准对她笑,一辈子,咱们都冷漠待她,漠视于她,冷淡死她,淡漠死她!”晴妃闻言,她立即看向一丹与永璋,她对二人说道。“好,你狠,不打了,真要再打,你们这额娘女儿儿子三个人一起来打我,我可真吃罪不起,真不敢见罪你,真不敢得罪你们娘仨儿一家子!”庆妃说道。“呒,不会,姐姐对丹儿跟璋儿如何,晴儿不说,姐姐对我还是很不错的,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与姐姐动手,到了任何地步,我都不会打姐姐,但是,丹儿,璋儿,他们姐弟可就大不同了,姐姐待他们那般坏,他们打不打姐姐,那是他们的事儿,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肯对他们原来的干娘动手,且,与晴儿无关,想管,晴儿也没法管,当前,我们都还很小,这小手小脚这么小,身子骨还这么软,我们站都站不起来,立身都不会,打人,打架,我们肯定不行,我们打不过某人,故而,她要怎么打我们,我们就只能是先让她欺负了,可,如,她不把我们打死,待到未来,我们长大了,她却老的牙掉光爬都爬不动,那个时候,她暴戾不在,我们力气最盛,看我们姐弟联起手来会怎样向她请教打人这门儿学问,一定要让她尽情体验体验别人打她她挨打美滋滋的滋味!”晴妃左右摇了摇头,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