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7章 - 末世伪圣母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科幻末世伪圣母

第297章

久映只觉脑子胀痛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挣脱而出,久映顺着那股力量的牵引发现时果园空间发生了变故。之前那几块没有被久映吸收的木牌正在空间里横冲直撞,而岸可巨大的树木也是及不安分的抖动着。久映奈何不得这些家伙只得顺着他们的意思让他们从空间里出来。

于是下一刻,哪些黑泥已经埋到脖子的将死之人看到了另他们都骇然的一幕,几块木牌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样在看空中打着旋儿,就像是几个兄妹友好是手牵手。更让他们惊愕的是,之后又从久映头上飘出一团白色的东西。之后就像是气球一样膨大,最后竟暂用了这个岛屿的整个空间,久映愕然望着巨大的银色光球不明所以,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而接下来,只听膨大一声,那几块悬浮的的黑木牌毫无预兆的撞入了那个球体中,一阵银光大盛,像是原子弹一般一股强大的气浪四散开去,震开了包围着岛屿的黑色触手,也把哪些命悬一线的人彻底的推入了死亡。

久映扶额,该感到悲伤的,只不过他觉得此刻也有些滑稽,更何况她此刻已经无暇顾及其他人了。

她没有被气浪推出,所以观看了一下整个过程。

那个球体爆裂后,一颗泛着银光的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在这片黑泥里扎根并且在快速的延伸生长。

而与此同时,久映能听见泥土之下某只怪物痛苦的嘶鸣。哪些黑色的触手想要拦阻与摧毁大树的生长,但都收效甚微。最后久映看着这大树的银光一只延伸到遥远的天际,无休无止。直至枝繁叶茂,树叶遮挡只余下这方寸这地一样可见。

久映呆呆的坐在有岛屿大么粗大的树根旁。

;死了,都死了。就只剩下她了。

久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这么坐着究竟有多久,或许一晚上,或许一天,两天。她就像是雕像一样坐着。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这么在这里坐着守着的意义,就想这么守着,在也不要挪动。

”哗“

似有水声,久映抬眼去看,却见几个身影狼狈的从水里爬上了一根压在水面上的粗大树干。

久映:”你们?“

几人听见久映都欣喜不已,赵潇最激动。

”哈哈,都没死,太好了。“

葛优也笑。鱼越等人也露出个劫后余生是笑容。

久映往几人身边望了望:”莫言呢“

几人面面相窥,同时摇头。

久映黯然的又座了下来。

又过了许久,久映发现在岛屿的另一处有着莫言的踪迹便不顾众人就奔了过去。很奇怪的是她即使不用精神力也可以感知周围,更神奇的是,只要久映想,所到之处,树枝树叶皆会为久映让道于是久映很快就来到了莫言所在的地方。

不过不但是莫言一人,莫言怀中还抱着一人,

久映愕然:”这是?“

莫言摇头不回答。

久映心里一沉,虽然这人身上千疮百孔但久映的第六感告诉久映这是一个女的。

久映的语气也淡了些道:”既然回来了,那我们就和他们商量商量怎么回去吧。“

至于任务,她奶奶的,她不管了,爱谁谁。哎,早有这觉悟,也不至于有这结果啊。

莫言点头,心中无奈,不是他不说,而是现在不知道怎么说。难不成他要说这个岛屿的怪异和那黑色的触手怪物都是这一人所为,若真如此怕是她现在就得死在这里。可他又不能让她死,也只能先瞒着了。

于是久映和莫言带着那个像是筛子一样的人与鱼越,赵潇,葛优等人汇合了。

几人商讨了下返程的路线后边朝着那个方向出发了。至于怎么回去,自然是沿着密集入网一样的枝干了。至于能走到哪一步就看这个树木给不给力了。而在途中久映等人遇见了被打压在水面的游轮和像是鸵鸟一样埋在海水里的红色大家伙。

久映这才从鱼越口中,得知这红色大家伙就是鱼非凡。久映只有一微微的讶异便释然了。与乔木,贾于,吴猛等人汇合后一大堆人马沿着树干一路前行。累了便歇息,困了便睡。一个半月后众人总算是到了当初他们起航的海岸。而此刻海边上围了不少的异能者。

听着众人各种惊叹海面大树的说法,除了久映莫言两人外,其他人内心的震惊与不可思议。是海岸上所有人加起来都比不上的。他们是一路从深海沿着这树干而来的,这树究竟有多么庞大是在大脑洞的人都不可想象的。

正以为如此,面对不少人的询问,鱼越等人都三缄其口,只是与久映莫言等人分别的时候深深的看了久映一样,其中含义不明。

久映,莫言等人回去的时候正是旭日基地又一场胜战尾声的时候,看着一群人屁滚尿流的逃走,久映嘴角勾起。带着乔木等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到了基地。

原本牺牲了那么多人久映等人是不该有如此底气的,可在返航的路上大家发现,海水在变淡,到了海岸后更加确定了之前的想法,那颗银色的巨大树木居然具有净化和吸收,滋养的功能。不禁海水慢慢变回了原来的色彩,就连临近海岸的地方已经可以种植了,这是全人类的福祉,是只得高兴的事儿,所以,区区几百条人命在大义面前似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也因为如此鱼越等人才能毫无负担,安心的返回陆地。

姚云和姚征宇带领着旭日基地的人热烈欢迎大家。听闻这个消息大家也十分高兴,高兴与以后其他的人在于不会只盯着他们这块地了。这也算解决了一个大麻烦了。

一餐欢欢喜喜的宴席过后,姚云拉着久映道旁边问话,脸上满是忐忑不安。

”久映,葛优不是和你们一起去了吗?怎么不见他的人?“

姚云问这话,脸都是僵的,其实没看见人她就已经猜到什么了,只不过还是想要有个准确的答案而已。

久映拉着一张脸叹气,:”哎,想开点。人都有一死,早死晚死而已。“

姚云只觉撑着自己的那股力气蓦然卸掉了,瘫软在地。眼中也涌出泪来。

久映挑眉:”你这么伤心做什么,她又不是姚征宇和你没什么关系吧。“

久映说的轻巧却不想姚云反应颇大。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她即便和我没有血缘,但是好歹认识了这么一场。他死了,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你也太冷血了。“

姚云被久映气到了,失了平时的理智。有些口无遮拦,还想说些什么。久映却是忙伸手比了个禁声的手势,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把你的葛优还给你。“

于是下一刻,一个完整的葛优便出现在姚云面前。

据葛优所说姚云一只不肯承认喜欢他,于是他求着大家伙儿支招,便有了这么一个事儿。

久映不打扰两人的和谐的腻歪,径直离开。

走了一段距离后,久映还是忍不住好奇回头看上一眼正见两人抱在一起,久映笑了。转头来看,正看见莫言的身影从墙角处划过。

久映敛起笑容,莫言要去的方向正是那个女人的方向。

久映吸了口气,往相反的方向而去了。

莫言这方,莫言推开了房门后又快速的关闭了。眼神落在了床上那个女孩子身上。这女孩子就是之前久映见到如筛子的那个人,只不过这人恢复奇快,如今只要不细看,已经看不出这是一个伤员了,只有莫言知道,她被那个巨大的银树穿透身体的时候上了内脏若不是莫言及时赶到阻止了系统脱离她的身体,她连恢复机会都没有。

“哥,你来啦”

这女孩口中的哥正是莫言,而这女孩子正是莫言的妹妹墨如烟。这女孩子的容貌也不俗,就一瓷娃娃似得,毫无瑕疵。

莫言冷淡回:“恩”

莫言凝眉:“等你恢复,我会想办法让你回到波尔星球、”

瓷娃娃脸上的笑容一僵,:“我不回去。”

莫言厉目:“这由不得你。”

墨如烟眼中厉色一闪,后又委屈道:“哥,你当真这么狠心,我走过了多少个星球找寻你,还沾染上了那种病毒,害我变得认不认鬼不鬼的,若不是我们血脉特殊,你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

莫言眼珠一转:“你说,那病毒是你从别的星球带过来的。”

墨如烟以为莫言开始心疼自己便忙不跌点头。

莫言眼眸一深:“那你更要回去波尔星球,只有那里的技术才能彻底的剥离你身体里的病毒。”

墨如烟这次没有反对,而是问:“你会和我一起回去的对吗?”

莫言摇头:“我不会回去,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墨如烟再也克制不住眼中的恨意,纤手一指:”你是为了她吧“墨如烟不用看,她都知道这里有个血脉不纯的波尔星球人。这是波尔星球人的特殊感应。当然,久映是没有这技能滴。

莫言没回答,等于默认。

墨如烟不可置信暴起与莫言对峙:”为了这么外人,你居然要抛弃我。“

莫言毫无退缩的对视回去。

墨如烟冷笑:”好,好好。“

她瘫软会床上,莫言蹙眉不懂她现在是什么意思。

”我订好时间,你会波尔星球。“

墨如烟:”我不会回去的。个你真自私,你想让我带着这病毒会自己的母星,你太冷血了。“

莫言”我这是为你好。“

墨如烟:”为我好,可我偏不,我要让这个地球成为一片废墟,到那时候你不回去也得回去。“

莫言看着墨如烟眼中的坚定与恨意,眼睛一眯语气也冷下来:”你确定要这样做。“

墨如烟:”哼“

莫言:”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回不回波尔星球?“

墨如烟冷冷的回视,眼瞳与眼白已经被红色侵染。舌头已经开始变成饿了黑色触角,只听一个含糊不清的子传来:

“不“

莫言”好“

几天后,旭日基地举行了一场浩大的丧葬。为什么说浩大,是因为这人是用着一种火融不化的材料制作的密封盒子作为火葬容器烧了整整半个月,被说是骨头,怕是灰都与容器溶为一体了。后又被深深的埋葬在了世界上最深的矿洞之中并且永久封闭于世长绝。

自有了浩瀚大树之后,地球的水资源,土地资源也在慢慢恢复健康,开始能种植作物,这一变化让地球上仅存的人有了生的希望也有了重建和谐社会的希望。

而军方感激旭日基地做的贡献,给予了旭日基地最大的优待,让旭日基地的人活得十分滋润,就是在世界恢复后也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富裕城市。特别是跟在久映身边的人,更是成为了旭日省极大财团。当然这是后话,自行脑补既可。

旭日东升,火红的太阳从海平面升起,银色的大树在海面闪烁着神圣的光芒。

莫言紧紧的拉住久映想要挣脱的手在手背上深情的啄了一口。

久映从未见过这样的莫言一时间也忘了挣脱。就听莫言低哑磁性的嗓音传来。

”小九儿,之前从大海带回来那位其实是我妹妹。“

久映一愣:”你怎么不说‘“

要是知道是她妹妹,说不定她还会花费心思看能不能救上一救,虽然莫言说那人身上有着病毒,留着会肆虐,但她是大树的主人,说不得就有办法了呢。

久映想到当初莫言亲自守着火化,此刻想来竟然有些心疼了。

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定定的看着莫言。

莫言会意,也不说什么,低下头把头靠在久映肩膀上,

“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们还有一未来。”

两人看着光芒四射的日出,日出把两人的身影拉的老长。

未来,有无限可能。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