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天降传承文曲星 - 谪仙劫竹笙花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武侠谪仙劫竹笙花

第34章 天降传承文曲星

太山顶,向虎林站在一处涯壁边上,远望着京城的方向,心中思绪难平。他刚刚得到密探送来的消息;有人看到庞会带领一千黑甲骑兵出现在神仙岛!他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下令让庞会上岛的…莫非是庞会已经倒戈向别的势力?不会,庞会应该不会背叛自己,那么问题出现在哪里?肯定就在这道发给庞会的命令上!自己是如何通知庞会的?黑猫?难道黑猫背叛自己,假传命令给庞会?向虎林越想越觉得自己身侧正有一只无形大手不怀好意的伸向自己的咽喉。

“难道是小八爷要向自己动手了?”胡思乱想的向虎林摇了摇头,暂时将这些事情放在一边,只听他站在原地轻声道:“通知常禄、裴彦昭停止搜索花竹的任务,收拢人手随时待命。通知青鸟去一趟东离教,交代我让他办的事。通知赤犬,开启虎骑司应急预案,随时准备‘下山’。再通知金九停止搜寻柳慕白,命他带领虎骑司三十二司正坐阵白虎堂,将我们平日里收集到的朝堂百官隐私整理一下,我总觉得不久就要派上用场了……还有,让黑猫立刻来见我。”

“是!司座!”

暗处,一名密探悄然领命退去。向虎林,正在以他那敏锐的危机感和常年经营的虎骑司势力网为依托,开始准备迎击那暗处正在靠近的恶意。

因为皇帝在三天后还要如常进行祭天酬神的庆典,因此周树也就顺势留在了太山上,陪皇帝多聊聊自己的治国三策。

他看着自己家那口水直流,胖乎乎圆溜溜的“护龙将军”周旺,轻笑一声替他盖好了被子,转身出了房间。周树知道,自己这第一步算是走对了,接下来的就是替皇帝考虑多招揽一些年轻忠心的可用之才。

“周大才子,还没睡呐?”

正在思索中的周树被这神出鬼没的声音给吓得不轻,惊恐的转头看去,却是刘明喜正站在自家阳台的阴影处。虽然刘明喜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可他怎么看都觉得那笑容阴冷诡异,让人浑身不舒服。

“哎呦,这不是刘公公当下么,下官拜见刘公公。”周树说着就一拜到底,还准备走前两步抱住刘明喜的大腿呢。

刘明喜不着痕迹的往旁边让开一步,把周树晾在了原地。

“你对付小林子的那一套给咱家收起来,在咱家这里不管用。”

“额…”周树一阵尴尬,但还是很快恢复过来,只是贱兮兮的笑问:“不知公公深夜到访所为何事?”

“周大人是聪明人,咱家就直说了。”

“刘公公有事儿只管问,下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要是公公想知道的,就算是让下官说自己几岁还在尿床也是可以的!”

“行啦行啦,不要再贫嘴,咱家这大半夜过来可不是为听你絮叨这些个废话。”

刘明喜觉的自己的好脾气和城府似乎在这个小县令身上怎么都藏不住。

“额……是是是,刘公公请说。”

周树看今晚死活是躲不过了,也就认命般的低头垂手,跟个霜打过的茄子似得。

月明星稀,清风习习。太山行宫阁楼上,一老一少相对而立,准备就着夜色说些亮话。

刘明喜眉头一皱:“咱家就是跟你开诚布公的说说话,又不是要你的命,看你那一脸丧气样!”

刘明喜又轻叹一口气,开口道:“咱家就想问问你,这治国三策…真的全都是你的主意?还有,那移形换位…你是跟谁学的?”

“额……”

周树听到老太监的话整个脊背都是一硬,两眼滴流乱转,正想着该怎么回答。

“莫要诓骗咱家,如果是那人教你的,你应该知道,咱家绝不会害你。”

“……”周树仍旧沉默,不过他的双眼倒是逐渐坚定起来。

“好,既然你不说,那咱家就替你说……你的师傅,应该会告诉你他叫花竹,不过他的真实身份,聪明如你肯定是早已经猜到了。而咱家恰好听说过他早些年由神仙岛入世时收得一文一武两名徒弟,这武徒弟名叫蔡尧,如今应该就在那神仙岛上。而这文徒弟……”刘明喜看了看周树的反应,接着说:“恐怕就是周大人您了吧。”

刘明喜此话一出便不再继续,而周树微低的脑袋却隐藏不住眼里的杀机。刘明喜身侧,不知何时已经苏醒的周旺一言不发看着老太监,这阁楼上的气氛,瞬间降到了零点。

“呵呵呵,周大人这是……对咱家起了杀心?你觉得就凭你和自家的傻子仆人就能杀得了咱家?”

刘明喜虽口上轻松面带微笑,但身体却已经如一支挂在满弓上的箭矢,随时准备发射!

周树一改平日里的玩世不恭,抬起头的那一刻表情无比阴冷,两道精芒自他眼中乍现而出,只听他冷声说:“能说出恩师来历和姓名的人,不是仇人便是恩人…如果是前者,那么我周树今日就算拼得横死当场也要替恩师一雪前耻!就算是你这条老毒蛇又如何?”

随着周树的话,周旺又轻轻向前挪动了一步。

“好!好凌厉的气势,好果决的心性!少主收徒弟从来都错不了,呵呵呵呵,这下我终于可以安心回乡养老喽~”

看到刘明喜一身的气息忽然散于无形,周树疑惑的和周旺对看了一眼。

“呵呵呵,不用紧张,咱家原名刘文郝,之前在八王府是少主的贴身伴读。你拜师之时少主已经走火入魔多年,没有向你提起咱家也属正常。”

虽然看到刘明喜散去周身气势,可周树还是满脸狐疑的不敢放松警惕,毕竟此时站在他眼前的可是大内第一高手,那个出了名心狠手辣的刘喜蛇呀。

“不信?不信也正常,呵呵呵…”

刘明喜说着,就将他身上披着的那件锦袍呼啦一声退了下去,而锦袍之下竟再无它物。

“哎呦!刘公公你这是做什么?!这辣眼睛啊这!”

周树捂住自己的眼睛,似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但周旺却瞪大了眼睛看着刘明喜的上身。

“老…老爷…”阿旺伸手退了周树一下。

“干什么!”周树气愤的一推阿旺的手,但下一秒,他也呆住了。

刘明喜那赤裸的上身竟然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道大大小小的伤疤,而且有的更是伤疤摞伤疤,而这些伤疤,从周树这个位置看上去,赫然组成了一个大大的“捌”字!场面极为让人震撼!

看到周树吃惊呆傻的表情,刘明喜这才缓缓披上了锦袍,声音落寞的说:“你看到的这些小伤疤,都是自八王府出事之后,我一天一刀自己划上去的…自从那日主人身死,少主被擒之后,我便每日一刀从不间断。因为我谨记少主给我下的最后一道命令…那就是辅佐燕国宋家王朝!不许造反也不许报复!……主人和少主以德报怨,纵是家破人亡心中也毫无怨念,有时候我真想问一问主人,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竟会愚忠至此!……但最后,少主告诉我,内斗只会消耗燕国的自身实力,到时候强大的北地元朝定会南下中原,如果真的事情到了那一步,必定会是哀嚎遍野民不聊生。大燕百姓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稳定的政权和休养生息的时间。呵呵呵,是啊,大燕朝百姓这休养生息的时间可是八王府上上下下几百条人命填出来的!”

刘明喜说话只要开始自称“我”,要么是他准备杀人,要么就是在极信任的人面前本性流露,而这次明显是属于后者。刘明喜说到最后已经老泪纵横,饶是这件事已经过去十多年,但刘明喜却没有一日不自责,没有一日不悔恨,他不甘心啊!

经过了短暂的震惊,周树已经逐渐恢复了冷静,只见他对着刘明喜恭恭敬敬就拜倒在地,语气诚恳道:“刘公公义薄云天日月可鉴,公公的这份情义晚辈替恩师谢过公公了!可是还请公公不要再这样伤害自己,我与恩师相处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可我能看出来,他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曾经做过的决定,所以还请公公也放下这份执着,解开这份心结吧!”

“呵呵呵…起来快起来,遇到少主的弟子我就有些失态了,失态了啊……”刘明喜用袍袖轻轻擦拭了一下泪痕,这才重新笑道:“好孩子,这次你在皇上面前立了大功,皇上已经把你当做肱股之臣来培养了。既然如此,我就在告诉你一些朝中需要特别留意的事儿。”

周树眼睛一亮,回过头对着阿旺一摆手:“你去继续睡吧。”

说完他就在屋里拿出两把椅子来,和刘明喜相对而坐,秉烛夜谈。

“孩子,一定不要小看咱们大燕朝现在的小皇帝…那可是位了不得的人物,只要给他一些时间,咱们燕国中兴之日必然是跑不了了。在这一点上我只能告诉你,咱们的皇帝本来只是五皇子,可最后却能夺得太子之位,而且先皇正值壮年却离奇驾崩……这中间的种种原因,我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你只要知道,皇帝心思细腻胆识过人,能够这么年轻就坐上龙椅,嘿嘿,这其中必是用了些手段,而咱家…当然也在里面起了些推波助澜的作用,就当是为老主人和少主出了一口恶气!”

周树坐在椅子上上身往前倾,一副乖学生受教模样认真听着,时不时还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小皇帝既然在我身边都安插了小林子,那么其他几位的身边必是无法幸免的了。哎~亏这些老狐狸一个个整日只想着千里之外少主的报复,却忽略了他们眼中乳臭未干的小皇帝,这些个自大的蠢货必定会在小皇帝手上吃大亏的!”

刘明喜说的自然就是现在朝中权利最大的三司:虎骑司、监察司、机要司。

“先说这虎骑司,哼哼,我已经在暗中对虎骑司动了些手脚,因为我在调查的时候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正在对付向虎林,监察司那个臭脸小影子竟已经赶在了我的前头,他还联合了许有道那个臭道士,这两个家伙可算是臭到一块去了!手段也下作,先是伪造了向虎林的手谕传了假命令给庞会,接着又假扮黑猫在神仙岛上转了一圈。如果我没猜错,返回神仙岛的渡云必然会对明深发难,而他们又在这个节骨眼上选择传假命令给庞会,就凭那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武状元,恐怕被两个老东西卖了都不知道!可怜向虎林他直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哈哈哈哈。”

刘明喜说到这里颇为开心,可周树却是听得背脊发凉。他原以为刘明喜只是个人战力在皇宫排在第一,可今日一见才知道啊,这谋划和运作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如若他不是宦官…就是入阁拜相也也一点不过分啊。

“向虎林其实心思也是细腻,而且面面俱到,可他唯一一点就是太过多疑,经常把一件简单的事情都会想出个弯弯绕绕来。而我这次干脆就借着机会,在他虎骑司后院再烧上一把火,势必要从内部彻底离间向虎林和他的义子们。”

周树忽然想起什么似得急忙问道:“公公,庞会被骗到神仙岛那肯定是带着黑甲虎骑是吧?岛上的那些人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刘明喜欣赏的看着周树笑了笑:“没错,整整一千黑甲虎骑,神仙岛上那些老神仙就算加起来恐怕也不会是骑兵的对手,更何况他们中间本就存在隔阂。不过我也已经提前派人去通知了蔡尧和黄定,凭他们两个想要全身而退却也不难,至于其他人的死活…都就跟咱们没关系了。”

“啊?!”周树闻言满脸的慌张之色

“不好不好!不行不行呀!我的青梅竹马就在岛上,我还答应她这次出岛我就娶她的,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啊!”

周树跟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屋里来回走动,嘴里也不停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完全没有了他一直表现出的那种沉稳和睿智,竟然乱了方寸,这倒让刘明喜颇为意外。

刘明喜好奇的问:“怎么,你在岛上还有熟人?”

“不瞒公公说,我的青梅竹马在江湖上被称为火凤娘子,我们本来约定她回来我就娶她过门的!现在可怎么办啊!”

“这样啊……”刘明喜没想到这周树还是个多情种子,就这一点来说还跟他师傅一个样。

“你先别急,我这就派十二太保立刻动身前往神仙岛,无论如何也帮你把火凤找到。我也听说过,她在岛上应该是和黄定几人走的比较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你先稍安勿躁。”

周树站在原地深呼吸了几口,这才强行压下了心中那股躁动,躬身说:“那晚辈就先谢过公公了!”

“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既然事出紧急那我也就不在耽搁了,这就回去安排。至于官场上的那些事儿,回头有空咱们再聊。”

刘明喜说着就站起了身子。周树看他要走,心里却也是不想留的,他现在一颗心早都已经飞到神仙岛上去了。

就这样,这一老一少的彻夜长谈被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提前打断,而他们的这次交心,也预示着新老两代臣子的权利交替,这也正应了那句老话:“一朝天子一朝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