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0章 百年一梦 - 离炎传说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玄幻离炎传说

第300章 百年一梦

蛮夷国自然是无法抵抗混赤炎国和青离国于一体的离炎国的攻伐。

此后的两年中,赫连珠峰病死,赫连辰光不断阻止一切力量对离炎军进行抵抗,可是蛮夷国的垂死挣扎自然无法抵抗历史巨轮的碾压,蛮夷国的城池也一步步地被蚕食掉。

之所以攻打蛮夷国的进度有些缓慢,是因为雾隐并没有亲自领兵去攻打,离炎军的兵力已经达到六十万,已经不需要雾隐再亲自领兵上阵,而是由那些和雾隐出生入死的将士们,以五万人为一军,分为十二路大军在蛮夷国的国土上进行征伐。

这个地处西北的蛮夷之地正被战火肆虐之际,雾隐留在了烟霞城陪银月首领母子,享受生命中难得的天伦之乐,从前的赤炎国和青离国,在他用当年云遮月遗留下来的管治方案进行管理,穷人们都得到了土地,生活充满了希望,他们为自己而辛勤劳作,离炎国不再有王族和平民的区分,沧之江东西两边一片盛世景象。

而离炎天赐也在不知不觉中六岁了,这一日,雾隐正在烟霞城中陪离炎天赐玩耍,蛮夷国不断传来捷报,雾隐将捷报放在一边不去看,六十万大军攻打蛮夷国,任谁都知道此战必胜的结果,彻底消灭蛮夷国也只是时间问题。

雾隐将这些琐事都放到一旁,全身心地陪孩子玩闹,可是一个人的到来,还是让雾隐不得不出来接见。

来人是个瞎子,是姜氏部落精于天象的姜星河,自从轩辕穹庐被他母亲囚禁起来之后,他就想方设法地逃离了云顶城,他一直向西而行,凭借着他趋吉避凶的本事,竟然安然无恙地渡过了沧之江,他来找雾隐,就是想要告诉他一件事。

雾隐知道姜星河乃是轩辕穹庐的老师,自己还在瑞金城受过他的帮助,欠他一个人情,姜星河还有个将他害惨了的兄弟姜星汉,姜氏部落的人善于星象占卜,姜星河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在雾隐九岁时,姜星河就推断出了赤炎国袭击青离国的准确时间,雾隐后来也知道了那首偈言:

霜降在江东,铁血染青铜。

数九烧龟舌,轩辕不聊生。

各司为其主,其岁在寒冬。

更弦换代后,大地复安宁。

忽然惊蛰起,白虎战苍龙。

百年如一梦,都付笑谈中。

前面几句几乎可以说全部都得到了应验,唯有最后一句雾隐不明白何意。

而姜星河此刻前来,就是要跟雾隐解释最后一句:百年如一梦,都付笑谈中的意思。

雾隐带着他来到书房,姜星河对雾隐说道:“你让侍卫全都下去,这些话我只跟你一个人说。”

雾隐挥退了侍卫,然后看着姜星河,姜星河的眼睛瞎了,用布缠着,姜星河缓缓地将缠着眼睛的布条解开,雾隐赫然发现姜星河的眼睛复明了,他讶然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姜星河说道:“这是摩云山无色庵的若虚师太,利用往生池的神力,给我治好的眼睛。”

雾隐点了点头,他见过往生池,并通过青离之影、赤焰之光和蛮夷爪牙,甚至将濒死的银月首领救活,那么让姜星河的双目复明,自然也就不在话下。

姜星河接着说道:“我夜观天象,发觉了这一切的秘密,原来离炎国的一切,只不过是个幻象。”

雾隐听他语出惊人,而且莫名其妙的,他问道:“幻象?什么意思?我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怎么就成了幻象了?”

姜星河说道:“虽然说天机不可泄露,可是由于这幻象将维持不久,我也就不在乎了,你难道没有觉得现在的时间过得很快么?”

雾隐问道:“什么意思?”

姜星河说道:“在你年幼时,一直到你二十岁,你所做的每件事,都是正常的时间,但最近几年,光阴如梭,绝非是一句形容,特别是最近六年,你有没有感到有些事都变得恍惚,时光匆匆而过,似乎并没有留下多少让你印象深刻的事?”

雾隐心有所触动,他沉思起来,他的确有这种感觉,只是不知道为何如此,有时候他甚至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做的所有事都过于顺利,所以才没有了激情?不,那是一种弹指一挥间,时间就匆匆过去的感觉。

就连离炎天赐都已经六岁了。

雾隐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姜星河说道:“因为当天下被统一之后,这一切就会结束,你赶紧让攻打蛮夷国的军队撤回,最少也要留下几座城不要再攻打了!”

雾隐苦笑道:“姜王师若是能够洞悉天象,当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姜星河茫然地看着雾隐,他立刻以雾隐的生辰八字快速地计算着命运,终于,他有了结果,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来,人就忽然倒地而亡,泄露天机太多,果然让他受到了天谴。

这时,门外几名侍卫匆匆跑了进来:“恭喜大王,蛮夷国已经被咱们的大军给消灭了!整个天下都是咱们离炎国的了!”

雾隐身子一震,急忙向外跑去,他一直跑到了银月首领和离炎天赐身边,将两人紧紧地抱住。

他已经明白姜星河所说的幻象是什么意思了。

在他的怀里,是他最爱的人,可是他却抱不住了,他周围的世界开始坍塌,最后变成一片漆黑,他忽然感到自己从极高的地方往下坠落,坠入一个永无止境的深渊当中……

王历十年,九月。

清晨的铁甲城被一片浓雾包裹,城西的铁匠李路过一个墙角,发现了一个在那里大哭的婴儿。

铁匠李伸手想要去抱那名婴儿,不知怎么想的,他忽然又放弃了,最终狠下心来走开。

等到浓雾散去后,铁甲城的人们才发现了那名婴儿,只可惜婴儿已经受不住饥寒的交迫而死去,一群百姓围在死去的婴儿身边,纷纷议论。

原来,这所有的一切,离炎的传说,都只不过是婴儿临死之前的一场可悲的幻象。

百年如一梦,都付笑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