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同道中人 - 温风寒尹 - 诺哈网 ag8亚游首页|注册,ag6亚游官网|官方网站,ag怎么去达拉然|注册
首页书城古言温风寒尹

第35章 同道中人

那日从揽月楼回去以后,南风冥就写了封信,派应离送去誉王府。信上大致的说明了情况,并询问南风逸是否可以同温尹寒单独见个面。

第二日南风逸就回了信,信上言明见面的日期和地点,五日后同样是揽月楼,届时南风逸会在那等候。

到了约定的那天,温尹寒先是陪南风冥用了午膳,这才出门。因为南风冥坚持,所以最后是南风冥送温尹寒去了揽月楼,这之后他才回的王府。

栗慕言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待温尹寒推开厢房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南风逸喝着茶吃着各色点心,一副好不惬意的样子。不得不说南风逸这个人无论是容貌还是周身的气度都是这世间男子望尘莫及的。不同于南风冥总是一副疏离,甚至有些冷漠的常态,南风逸则是温柔恬静的,无论面对谁他总是一副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屋里喝茶的人听到响声,他抬头看过去,随即放下手中的茶杯。认真看过去,他眼里似乎还隐藏着些许的激动和兴奋。

“五哥久等了,是我来迟了。”温尹寒到手关上门走进屋子,有些抱歉地说到。

“不,是我早到了。”南风逸摇摇头,笑着说到。他对着自己对面的位置做了个请的手势,等温尹寒坐下之后,他才给温尹寒倒了一杯茶。

“这蛋挞和双皮奶味道和以前我吃过的一点不差,这个时代没有烤箱,也没有冰箱,你是怎么做到的?”南风逸看着桌上的点心,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到。

温尹寒愣了一下,随即一双好看的眼睛不自觉睁大,满眼的震惊。即使早就有所猜测,但真的应验的时候,温尹寒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她,南风逸,再加上南风冥的母亲就是三个穿越者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这世上也许还有其他的穿越者……

“所以,你也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是吗?”温尹寒看着南风逸的眼睛,认真地问到。

“是。”南风逸点点头,说到:“我是我那个时空里h国的人,原名杨逸,是一名律师。”

“那你是为何会来到这里?”温尹寒紧接着问到。南风冥想了想才开口道:“已经过去二十一年了,具体的细节我已经不太能记清,只记得大概是被人寻仇,出了车祸,一醒过来就到了这里。原来的那个孩子应该是一出生就死了,这才便宜了我。”

“你是说你到这儿以后变成了一个婴儿!”温尹寒突然说到,她语气激动,她不知道原来穿越的形式还会不一样。

“我原来也是h国人,不过我是个孤儿,后来被带去y国训练成一个杀手。”说到这,温尹寒顿了一下,这才继续道:“而我是在六年前穿来的,来的时候11岁的温尹寒刚刚被鞭打而死。”

南风逸没想到对方和自己竟不是同样的穿越方式,更惊讶于温尹寒杀手的身份。“你们做杀手的怎么会精通做点心,开店铺,甚至还能设计珠宝首饰还有研制化妆品呢?你们不是应该只会杀人的吗?”南风逸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他是真的很好奇,为什么温尹寒会知道这么多东西,不是每一个穿越来的人都能真的在这边发家致富,他不是没想过,只是他这个门外汉,只有想法却没能力实现。

“杀手执行任务的时候多靠伪装,我们需要伪装成不同行业的人,所以会专门培训不同行业的专业知识。”温尹寒解释到,她倒是没想到南风逸关注的点会是这个。

“原来如此,难怪你能成为独一无二的无双公子。”南风逸了然地点点头,他总算是解了心中的困惑了。

难得能够遇到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两个穿越者就各自以前的经历和来到这个时空以后的见闻,展开了交谈。越聊兴致越高,竟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见天色不早了,南风逸邀请温尹寒在揽月楼用晚膳,温尹寒迟疑片刻点头答应了。她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被她遗漏,但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南风逸是个健谈的人,且总能找到温尹寒感兴趣的话题,两人一边吃一边聊,都觉得十分愉悦。饭后,温尹寒和南风逸一人一边占据了房间里的软榻,捧着酒酿圆子吃的不亦乐乎。

突然温尹寒说话的声音停了下来,她看着窗外的天色,拿着汤匙的手顿在那里。

“怎么了?”南风逸正听得认真,突然没了声音。看到温尹寒有些反常的样子,他有些担心。

温尹寒回过神,立刻放下手中的瓷碗,站起身。她朝南风逸抱歉地笑笑,眼神里闪过焦急和懊恼。

“抱歉五哥,我得先走了,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

南风逸也看出她此刻的着急,笑着摆摆手,“没关系,正事要紧。”

在温尹寒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南风逸又突然开口叫住她。

“此间世人大多都相信轮回一说,若七弟问起此事,你就同他说前世今生。”

温尹寒意会到南风逸的想法,穿越之事太过惊世骇俗,不如用此间世人比较能接受的东西来解释这一切。

“我知道了,谢谢五哥,寒儿告辞了。”温尹寒道了别立刻抬脚出了厢房,一出房间她就奔跑起来,甚至用上轻功,一道残影消失在揽月楼的后门。

该死,她怎么就忘了南风冥每日都要等她一同用晚膳,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怎么能忘记。温尹寒想打自己两巴掌的冲动都有了,她突然害怕回到王府,害怕看到那个在饭桌上等着她的人。

“别等我,别在等我……”一路上温尹寒心里翻来覆去都是这些念头,她多莫希望南风冥等不到她,自己先用了晚膳。

用轻功奔了一路,温尹寒只是几盏茶的功夫就回到了冥王府。一进门在看到鸢尾和佟叔等在门口,翘首以盼的身影时,温尹寒心里咯噔了一下。完了……

“王妃您终于回来了,王爷可是等了您许久了。”佟叔见温尹寒终于回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立刻迎上去,看着温尹寒目光里有些许的责备和不认同。

“王妃下次莫要让王爷这么等着了,若是王妃不回来用膳,还希望您能让人回来说一声,莫让他再傻傻地等了。”

佟叔看了温尹寒一眼,最终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王妃快去吧。”

温尹寒咬咬唇,不让心里翻涌的情绪外露,低头快步向冥寒院的前厅走去。鸢尾连忙跟上,心里满是对自家小姐的担忧。

远远地温尹寒就看到圆桌上丰盛的饭菜,她看到桌边的那人静静地盯着桌上的菜,没有一点反应。当她踏进前厅的第一步,南风冥立刻转头看过来。

温尹寒突然就停在了原地,两人静静地对视着。这是她第一次在南风冥的眼里看到近乎于冷漠的神色,他面对她的时候总是那么温柔的。

“你回来了,用过晚膳了吗?”

南风冥突然开口问到,声音还是往常一样的温柔。如果不是他眼里依旧的冷漠和放在桌上紧握成拳的右手,真的会让人以为他没有在生气。

“我……”温尹寒上前两步却又停下。

“我用过了。”

“那就好。”南风冥突然笑了,他点点头,然后低下了头不再看温尹寒。

又是一阵的沉默,两个人相对却无言。

半晌,南风冥起身,他依旧垂眸不看温尹寒,语气平和温柔,让人听不出破绽。“今日有些折子还没看,我应该会歇在书房。寒儿早些休息,不用等我了。”

温尹寒看着他身侧用力到青筋暴起的右手,听着他仍然没有一丝责怪,质问的话语。她的心就像是被人狠狠揉拧了一番,她不知道是酸,涩还是痛,或者每一种感觉都有。但她知道,南风冥此刻一定比她更难受。

“等等。”

看到南风冥就要消失在屏风后面身影,温尹寒突然开口喊到,仔细听会发觉她声音里轻微的颤抖。

屏风后的人停下脚步,却没有转过身。他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那,没了任何反应。

温尹寒再等不下去,她快步向前走去,没一会儿就绕过屏风站到南风冥身后。她迟疑了一下,伸手握住南风冥的右手,将手挤进他握紧成拳的右手里,强迫他和自己十指相扣。

南风冥整个人愣了一下,他低头看了眼身侧十指相扣的两只手,这才转过身来看着温尹寒。

“跟我来。”

温尹寒牵着南风冥打算走,南风冥却没有动,她只好再转过身来看着南风冥的眼睛。“别拒绝我。”

南风冥长长的睫毛颤了一下,他点点头,却低头躲开了温尹寒的目光。温尹寒多看了他几眼,这才转身牵着他出了前厅。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有说话。没有多久温尹寒率先停下脚步,她回身看着南风冥说到:“到了。”

南风冥看着面前的小厨房,半晌他才移回目光看着温尹寒。温尹寒没理他,只管牵着他就往厨房里走,这一次南风冥十分配合地跟上。

“你在这坐一会儿。”

南风冥被温尹寒安置在靠窗的一张木桌旁坐下,他看着开始在灶台旁打转的人,眼里的漠然突然消失不见。

温尹寒忙活了一会儿,这才端着一碗鸡汤走回来。她翻到灶台上热着的鸡汤,打算做一碗面给南风冥,但是他的胃不好,吃面之前最好还是喝点汤垫一下。

“先把汤喝了,面还要一会儿。”

南风冥伸手接过温尹寒手里的碗,低下头慢慢喝。见他没有拒绝,温尹寒总算是松了口气。

在那碗汤见底之前,温尹寒将做好的面放到他面前,顺手将汤碗收在一旁。

“面好了,吃吧。”

南风冥接过温尹寒手里的筷子,低头安静地吃面。温尹寒拿起之前的汤碗,又盛了一碗汤回来,坐在他对面。两个人一个吃面,一个喝汤,谁也没有说话。

面的味道很棒,甚至要比宫中御厨做得还要好。南风冥一口一口地吃着,胃里暖暖的。他垂着头,所以温尹寒没有看到他冰冷的眼底开始漫上暖意。

“阿冥。”

温尹寒突然开口叫他。南风冥顿了一下,放下筷子抬头看向她。

“我们谈谈吧。”温尹寒有些许的忐忑,她怕南风冥会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好。”沉默了片刻,南风冥终于还是应了一声。两人起身离开了小厨房,温尹寒看着走在前面的南风冥,她咬了咬唇,加快脚步上前将自己的手塞进他手里。南风冥脚步一顿,随即恢复如常,在温尹寒有些忐忑的目光里握紧了她的手。

两人去了南风冥的书房。一进屋,温尹寒就拽住准备放开她手的南风冥。南风冥回头,有些奇怪地看着她,“怎……”

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温尹寒拽住南风冥,往他身上一扑将他扑倒在一旁的美人榻上。温尹寒顺势骑在他身上,两人对视着。南风冥被她这一番动作吓到,浑身僵硬,他一双手无意识地扶在温尹寒腰上,满是错愕地看着她。

好半晌温尹寒才笑起来,好看的大眼睛眯成一个月牙。她翻身下来,躺倒在南风冥身边,拱进他怀里。

今日可以说是做了她上辈子完全不会做的事情,不要说是扑倒一个男人,就连为一个男人忐忑,担心,害怕都是不曾有过的。

“阿冥,对不起。”

温尹寒将头埋在南风冥的胸膛,声音闷闷地说到。听到她跟自己道歉,南风冥叹了口气却笑了,他抬手放在温尹寒的头发上,一下一下轻轻地抚摸。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担心你。你去了近四个时辰,晚膳也不回来吃,也没派人回来说一声。”

“若不是知道你同五哥待在一处,我真的快要急疯了。”南风冥轻声说到,他的下巴抵在温尹寒的头顶,怀里的温暖身躯让他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

温尹寒摸摸他的手以示安慰,她抬头看着南风冥,轻声道:“以后我出门都会和你约定时间,我要是没回来,你就派人来寻我。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她不介意向南风冥承诺,也会尽力遵守约定。她不希望两人的关系被这些小事破坏,南风冥对她的喜欢再深,也是经不起挥霍的。

没等南风冥回答,温尹寒再一次开口转移了话题。

“阿冥,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前世今生?”南风冥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还是很认真地想了想。他点点头,说到:“信。”

“那如果…我告诉你我记得自己的前世,你会相信吗?”温尹寒见他点头,立刻又问到。说完,她看着南风冥,有些忐忑。

记得前世……南风冥沉默了,他看着温尹寒,明确地在她眼里看到了认真和一丝忐忑。他对于五哥和寒儿之间不能言说的关系大概有了眉目。

“那五哥呢?”

南风冥不答反问,温尹寒一愣,这才反应过来他是相信了她的话。

“五哥和我一样,他也记得他的前世。而我们前世,是同一个地方的人。”

这下南风冥是再也掩饰不住惊讶了,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结果。

“其实我成为无双公子所仰仗的也不过是我前世所见所闻,我其实没有那么厉害。五哥也是看到了那些东西,知道我应该是同他一个地方的人,所以才会不断探查我的消息。”

“原来如此。”南风冥听完她的话感叹到,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温尹寒能有这么多独一无二的点子。

“不,即便还有人像你一样记得前世所有,也同你来自一处,但能成为无双公子的还是只有你一人。”南风冥握着温尹寒的手,笑着摇摇头。能将只是见闻的东西在这里变成现实,这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至少他五哥就不行。

温尹寒可不知道南风冥在心里吐槽南风逸,她看着南风冥,半晌才点点头,眉梢一挑翻身躺进南风冥怀里,一副慵懒的样子。“那是,我可是独一无二的。”

“嗯。”南风冥将她整个人往上提了提,抱在怀里,头靠在她肩上,一只手搂着她的腰。

“过几日同我去一趟大营吧。”南风冥偏头看着温尹寒,“之前你给的图纸我已经让人去做了,过几日就能送到大营。寒儿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顺便将追踪箭一事了解了。”说着南风冥搂着温尹寒的手微微收紧,他轻叹一口气道:“我已经选了一批资质最好的将士,他们早一点学会,你才能早一点安全。”

温尹寒点点头,应到:“好。”她也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早一点教会别人她的危险就少一分。

“今晚还要歇在书房吗?”温尹寒偏头看着南风冥,娇笑着问到。

南风冥闻言一愣,半天没反应过来。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之前自己有说过晚上要歇在书房。

“不,还睡什么书房啊。”南风冥凑到温尹寒耳边说到,一点也不尴尬,声音低沉。

“是吗?”温尹寒斜眼看他,声音拖长,她突然一笑,躺回南风冥怀里。“那好,时候不早了,我们回房歇着吧。”

“好,我们回房。”

南风冥说着将她一把抱起,温尹寒吓了一跳,连忙抬手环住他的脖子。

南风冥抱着温尹寒从书房一路走回两人的卧房,府里下人全都低着头回避,心里却是对这个王妃的地位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那些因为冥王终于娶妃而产生了小心思的人也掂量着收了那点心思。

洗漱一番之后,两人并肩躺在床上。温尹寒侧身靠进南风冥怀里,一双手贴上他的胸膛,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地姿势躺着不动了。南风冥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勾起了笑容,他家丫头难得的粘人。

南风冥搂紧她,抬手一挥,熄灭了桌上的蜡烛,屋子瞬间暗下来。两人相拥着并没有更亲密的动作,但两颗心却得很近。